他的沟壑落在水面
隐而不现
每一次笑的悬疑
罩在你的身上
你用十五天捶打过一天

一千只手掐过的尾巴还是一条尾巴
恍惚还在流动
恍惚还在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