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秋日的傍晚,

她拖着瘦弱的身躯站在电梯口跟我道别的模样,

就这么成了一幅画,

永远停格在了我的脑海里。

电梯门缓缓关上,我跟她交集了30年的人生,

也就此再无重合。

2014年12月22日晚上9点45分,

她差一岁到耄耋之年的人生,画上了一个不够圆满的句点。

 

常常在想,人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

自己是不是都能清楚的感知到?

不然前一年还对“太外婆”这个身份不怎么盼望的她,

为什么从2014年的下半年开始,

每一次见到我都会念叨“你快点让我当上太外婆”呢?

为什么在临走前几天,

她突然无比平静地说道“我就要走了”呢?

为什么年轻的我们那么不懂得珍惜,

任由时光流逝,错失能够跟她说上话的最后日子呢?

 

2015年1月1日,再也没有她的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一个阳光好得睁不开眼的日子,

爬上她在这个世界最后留下名字的地方。

脚下是车来车往的公路,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而身后,是一盆绽放得美丽的花,依偎在刻有她名字的墓碑旁。

这时才发觉,她的名字竟然和这个晴朗的日子很合衬:绮云。

 

下山后的我,只能一遍遍默念:

云且留住,云且留住……

 

许茹芸 - 云且留住

我曾仰望天空

问白云来自何处

我曾仰望天空

羡白云飘然自如

 

云儿呀

云儿呀

我几番细数几番细诉

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呼唤

云且留住 云且留住

 

伴我同行

伴我同驻

 

我愿变作海鸥 

飞向白云深深处

我愿变作轻烟 

伴白云同行同驻

 

云儿呀

云儿呀

我几番细数几番细诉

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呼唤

云且留住 云且留住

 

伴我同行

伴我同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