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早地,一位姑娘迎面而来。一个正去幼儿园的孩子禁不住回头打量她,我的被超市煽情歌曲搅扰得五迷三道的情绪这才略略地回过神来,总爱探头探脑的好奇心又精神了:这姑娘太花哨了点儿,看着有点儿眼晕。四五秒的时间,她跟我擦肩而过,我只来得及看清楚她黑丝包裹下的腿,平底鞋。她敦实的脚步声捶打着我四处飘散的心神,走远了。

         那是一条我会很喜欢的,大约应该是波希米亚范儿的牛仔半身裙,只是她把它穿得太波希米亚,太长了。而且她上衣太长,让她的腰线足足降了有7、8公分。下降的腰线跟戛然而止的平底鞋猝然邂逅,黑丝里包裹的腿有些尴尬,无处可去,只好赤裸裸给人看。恩,是有点儿粗了。

         其实腿粗的姑娘谁说不能波希米亚,不能黑丝,不能飘逸了?但生活好像一直这样,你可以尝试,但好不好的,你说了不算。凭什么只有瘦高白皙的姑娘才能飘逸清新?恩,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C’est  la 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