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家很久没有客人来了,因为屋里已经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客厅和书房,被各种书堆满,仅余羊肠小道可供驰骋。沙发和电视之间,是将近两千册《幽默方舟》的书垛,有效地阻止了我太太看无聊电视剧的渴望。
    但是,12月9日下午,许久不闻的生人气飘荡在我家厅堂。先是萨苏老师裹挟着一股寒风杀到,与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然后接到一个电话,那端声若洪钟。我急忙下楼迎接,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站在一辆后备厢被打开的越野车屁股处,车内,是一包包的书。
    萨苏也被拉来充任搬运工。等几十包书搬至我家,那个胖子已经喘息得非常色情。我不得不左搬右移,凑够四个座位,让几个老男人歇口气。
    这个胖子,名叫李斌(网名胖老俚),运来的几十包书,是他编的,是他印的,是他提出来的,是他送过来的,要给《读库》读者赠阅。
    我和老俚通过网络认识,《读库0600》刚一出来,他就摸到我家,现购一本,以后就在网上互通款曲。我经常去他的博客窥视,见他又写又画,不知在鼓捣什么勾当。两月前,接到他的快递,是两本书,《从过去到现在》,《老辽阳》。两书均属升斗百姓的回忆录,兼记山西辽阳当地的风物,用香港书号自费出版。前者的作者是老俚的父亲,老俚又为老父的文章配了一些钢笔画;后者为李家世交宋树元先生的遗著。
    我的父亲也在一个小县城从事地方志工作,今年刚刚出版了一本小书,看到与自己背景相似的人和书,心生亲近,两本书也看得很细。后来在网上看到老俚的一个朋友秦重评价这两本书,“老实说,这是我见到的最美的书”;“该书装帧之精美,插图之精到,纸张之考究,亦让坊间出版人汗颜”云云,让人心生不服。不过,这两本书确是编印得非常精细,用工用料均无比奢侈,《从过去到现在》从写作到成书达八年之久,《老辽阳》一书更是宋先生的毕生心血凝铸。
    事情至此,本已告一段落。但上个月突然接到老俚一封邮件,说是“跟你商量一件事”,“不知道你那儿全年订户中山西客户有多少,倘若数量为二百左右,我想麻烦你帮忙免费赠出些《老辽阳》和《从过去到现在》。毕竟在你处全年订购《读库》的都是些爱书之人,我那两本书,尤其是宋先生的《老辽阳》还是有些意思和价值的,原本自费印行了主要就是赠诸同好的,如果能藉由贵处流布出去一部分,也算是给它们找了个有人读、有人存的好去处。”
    我马上回复,山西的全年订户不太多,大概只有十来个吧。
    老俚回道,我原想基于相对相似的文化和生活背景,分送读库口的山西同乡的,没想到只有那么几个人有福读到《读库》哈。我想给你二百套书(《老辽阳》和《从过去到现在》各二百本,共四百本),你来安排它们的去处吧。
    我当然乐意“接下这个包袱”。
    书就这样被送来了。
    老俚把气儿喘匀,说,书就印了一千套,基本上全是送出去的。他的老家辽阳,是个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小县,他刚刚回到家乡,怕人说闲话,书依然是赠阅形式,只希望拿到书的人,能用心读她。
    我又去老俚的博客上看了,“两书得了后,我就四处拎着书、腆着脸向狐朋狗友们‘奉上求教’来着,竟然弄得自己最近还比较瞎忙”;“首先声明,这两本书都是我自费弄着玩儿的(我一大款姐们儿赞助了一半的银子),我呢一个混平面设计的,职业习惯搞得自个儿比较喜好‘打肿脸充胖子’,纸张、印制、开本这类“面子工程”都弄得比较奢,所以不菲的成本下,书的品相还是不错的”。
    这二百套书,我将其放到读库网上,请关注私述个人史和地方风物志的朋友自行索取吧,所订价格,是需要您承担的快递费。——两本书加上包装,重量超过了一公斤,所以我订了个一揽子的邮费,十元。有的朋友会吃些亏,有的朋友会占些便宜,敬请各位不要留言让我们修改邮费,也不要因为买了别的书可以一起邮寄而拒付该邮费(因为超重),此类要求,恕不答复。

image

    《从过去到现在》和《老辽阳》成品尺寸相同,均为17cm×23cm(比《读库》大一圈);内页总计《从过去到现在》十六印张,《老辽阳》十九点五印张;封面为二百二十克稻香纸,内页为九十五克纯质纸,均为进口纸张;两书封面为双专色印刷,内文为黑白印刷。

image

    两书各附精印藏书票(作者木刻头像)一枚,但老俚提供给我们的书,书和书票是分离的,大家可拿到书后自行贴上。

附:老俚两篇相关文章

成书札记(《从过去到现在》代序)

宋树元先生遗著《老辽阳》编辑手记

PS:请大家先去淘宝店拍下。读库网的网店功能正在调试,限量销售的功能完善后再发上去,没有支付宝的朋友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