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如期将至,贡嘎的宽厚和泉华滩的美提早了开始回忆的时间。
周折地从玉龙西一路摩托至沙德,一个很刀客的镇,一条狭路相逢的街,遇见了一个纯真的小女孩,完全打破气场。
沙德包车回康定的费用和上海飞成都的打折机票相当,于是以新都桥作为中转,沿途景色多变,有一段笔直公路,左右两边是绿色海洋,寂寞植物汹涌生长,而后隔海相望,全世界最快的时光走道,堪比北海道。
在新都桥搭乘最后的巴士返回康定。(好悬!)七点钟车在山间被堵,长长的车龙,不见首尾,云彩很近很饱满,天蓝得错落有致,太阳准备下山,正可看跑马雪山谢幕,没错正是康定情歌里唱到的那一座。
无画面感的记叙,是因为无论切换到怎样的场景,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只有不同旋律不同节奏的音乐——尽管它们曾经并不存在,又那么粘稠地融化在爽朗的空气里。
旅行延伸了我们的视觉,听觉是视觉的延伸,如果你能走更远。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