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起来的时候,我在屋内看人下围棋。是两个老人,一个没见过,另一个史老是好几年前在棋盘上认识,后来一直都没再见过。屋子的主人也是老人,在厨房做他在一大块荒废着的房地产圈地里又圈出的一块地里面自己种的菜。他的老婆去女儿家那边带孩子了,这个屋子今天属于他和他的棋友们。

棋已将至终盘,我还没看仔细情况,主人又拿来两本史老刚送给他的书,有一本是元曲赏析,我翻了翻,要比唐诗宋词鉴赏辞典写得好,就开始看书,不看棋。

不过一会,棋就结束了。史老被翻盘,据说是几块追杀对方,随便怎么都能赢的局面下被翻盘了,就像我当年被他翻盘那样。赢的人是主人的邻居,不是今天的客人,他赢完棋,谢绝主人的留饭,就走了。我开始和史老下棋。

我现在棋退步了,棋这个东西,不进则退,虽然我现在境界肯定是提高了,但退步还是不可阻挡。所以,饭前饭后,我输了两盘。虽然中途形势都有不错的时候,但退步这个东西,只有自己知道。所以啊,我要把桃花泉弈谱在新的一年里取出来打打,虽然是浪费时间,但是只要少上一会豆瓣,少刷几次邮箱,时间就回来啦。

打谱就要打古谱,我象棋之所以曾经还可以,就是大学的时候打过一阵子古谱。下棋就要和老人下,因为他稳重。饭前,主人和史老也下过一盘,我在旁观战,收获颇丰。他们都知道人世的险恶和杀机四伏,所以都不太愿意冒冒失失地脱先。

酒喝的是主人家自酿的葡萄酒,外加一点黄酒。吃完饭,下完棋,一人拎着一包主人送的菜,我和史老告辞出门,走到路口,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外面的雪正下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