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叶伟信拍动作片,我始终没有抱太大希望,对他的期待始终停留在《朱丽叶与梁山伯》的宿命哀怨,抑或《暴烈刑警》的蓝调悲怆。这部《杀破狼》一出来,就像是叶伟信用极复杂的心态在回望过去,他一边沉迷于黑色暴力调和出来的极端效果,又把商业元素不遗余力地往电影里放,最终端上来的那“一盘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人物向《暴烈刑警》看齐

      《杀破狼》讲述了一个普通的警匪故事,也依旧没有跳脱开《暴烈刑警》的人物塑造风格,正义与邪恶在叶伟信的作品中没有绝对,也无所谓正派反派。每个人物都有感情,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任达华饰演的刑警一开始是为了主持公正才与洪金宝扮演的黑帮大佬王宝结仇,誓要将他送进监狱。随着他身患绝症,生命渐逝,他终于将复仇变作临终前唯一的心愿,他的几个警局的兄弟也为他的最终“理想”而义不容辞。将极端的信念变得扭曲是叶伟信惯用的手法,在《暴烈刑警》中也是一样,吴镇宇的疾病隐喻了人性的病态,而任达华也是一样,甚至比吴镇宇做的更加彻底。

        甄子丹这个角色其实有点多余,他是为了电影中所有打戏而存在的,除此之外,很多时候他只是一个旁观者,看着任达华急切地为信念而不择手段,即便后来也参与了很多行动,甚至提及了他些许灰色往事,但是整个人物血性有余,感性却依旧不足,不少戏份过份刻意。比如他对被他打成弱智的嫌犯的赎罪行为,不但无法表现他的善良,甚至连之前那份酷劲都削弱了不少。

       也许电影中唯一一个人物亮点便是吴京的杀手角色,吴京终于找到了一个不要演技只要身手,而且又不浪费他娃娃脸的出色形象了。他一向纯真的笑脸与洒脱的举止令这个冷血杀手看上去异常出彩,够酷也够经典。他是此片中除任达华之外另一个接近港片CULT气质的人物,戏份也不多不少,刚刚凸显他的特色。

        二、文戏的不伦不类

        这部电影的文戏总感觉是两个人写的,开头任达华与小女孩的“父女情深”怎么看怎么像《阿嫂》,特别是海边的一组镜头,更是与《阿嫂》中的“小红帽”似曾相识。而廖启智听闻任达华患绝症之后的表现,却很男人甚至很香港,情感变化行云流水,通畅有力,与其它那些文戏明显对不上号。

      《杀破狼》毫无疑问是一部男人戏,其实并不需要扭扭捏捏的女人情感来插一脚,有那些刚烈血腥的动作戏,文戏哪怕再少也无所谓,更何况其中某些情感来得不明不白,比如任达华如何会与证人的女儿建立起情感,电影就没有交待清楚,整部戏节奏异常明快,张力十足,但是到了文戏时却总是像打了个绊脚,总会产生不自然的停顿。

       甚至最后一段打戏中洪金宝与甄子丹的对决,中途洪金宝与妻子在手机里通话,也很做作。听说港版的结尾是洪金宝杀掉了甄子丹,然后用车压死了自己的妻儿。如果真是那样的结尾,那么叶伟信是放不下他走极端的电影灵魂,整个故事联想起来看,也就更令人不寒而栗。

         三、出人意料的精彩武打

        尽管有甄子丹做武指,在动作戏上,很多人可能还是对文不文武不武的电影班底没有多大信心。为数不多的几场武戏场场精彩,特别是吴京与甄子丹那场血战更是叫人拍案。一个沉稳刚劲,另一个灵活阴狠,两个不同特色的动作演员撞击出了火花,每一次打斗都是腥风血雨。

        打戏的一酷到底多多少少令《杀破狼》在动作片的定位上更加纯粹了,电影的剪辑与配乐也精到极致,以此片如此精准的风格来讲,武戏绝对是将电影彻底拉出了“烂片”的范畴,甚至很大程度上是竭力在向“经典”靠拢。若不是那些装腔作势的文戏拖累,令原本智慧又凌历的男性电影风格有所扭曲,这部电影是可以超越《无间道》的。

      《杀破狼》就如一个跛子,武戏那条腿健康有力,文戏的“腿”却与之长短不一,劲道也明显跟不上。想黑就黑,要黑得漂亮,优秀的电影不等于“齐全”而是纯粹,其实那些流血和暴力均是为了一份深藏在背后的兄弟情或者父女情,那些紧张刺激的情节早已将他们的情感做了完全的释放,不动声色的彻底比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更加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