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只狼叫灰小狼,

从前有一只兔子叫白大兔,

有一天灰小狼与白大兔,在机缘巧合之下相遇,

于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发生了一段不得不说的那啥啥啥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狼叫灰小狼,

从前有一只兔子叫白大兔,

有一天灰小狼与白大兔,在机缘巧合之下相遇,

于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发生了一段不得不说的那啥啥啥的故事……

 

灰小狼和白大兔同年,认识的时候都还在读托儿所,老师还没教过关于“吃与被吃的关系”,因此两小无猜,便私定了终身。感情甚笃的两个孩子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终于,托儿所毕业前的一天,在朦朦夜色中,灰小狼深情地望着白大兔红红的大眼睛,情不能自已地拉起白大兔柔软的双手,一个吻刹那间烙上了白大兔的双唇。于是在托儿所毕业之前,他们学会了啥叫KISS。第二年春天,俩孩子双双从托儿所毕业进入了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里,灰小狼与白大兔被分在了不同的小组,因为从这个时期开始,老师要教给这俩孩子能受用一生的技能,那便是之前提到的关于“吃与被吃的关系”。在现实残酷的食物链法则下,这对小情人究竟将面对怎样的命运?

教灰小狼这一组的是老师灰大狼。灰大狼经验丰富,不管是在“吃”的方面,还是在“教育”方面都是学校里教这门课最合适的人选。教白大兔那一组的是老师白兔兔,白兔兔老师的经验也相当地丰富,据传,她与灰大狼老师之间有过那些不得不说的内啥啥啥的故事,因此,在“被吃与被反吃”方面也有相当丰富的实战经验。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于是,第一堂有关“终身大事”——“生存”的课,就这样在老师们严肃的表情下开始了……

让我们把镜头转到白兔兔老师的教室先~

 

白兔兔老师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下一双双红红的眼睛,转过身去。

 

啊,今年依然有这么多可爱的小LOLI,每双眼睛都那么地可爱,每一个的皮毛都那么地白,每张脸都嫩地能掐出水来,真想一个一个PIA过去啊~(白老师已经进入那啥啥啥的世界了……外人勿扰)

 

一分钟后,白兔兔老师神游归来,她终于又下定决心,今年也一定要好好保护这群小LOLI!于是“防狼课NO.511期”正式启动。

 --------------------我是灰大狼老师嫉妒的分割线----------------------------

看完白兔兔老师的教室,我们再来把镜头切换到灰大狼老师的教室吧。阿来?教室里头咋没狼影呢?摄像师正在纳闷的时候,只见教室里蹲了一群猪猪。难不成走错教室了?正在思忖之时,耳边传来,

“同学们,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会教大家各种各样如何吃掉小兔兔,让小兔兔们乖乖听话的方式方法。今天的主题是:扮猪吃老虎!阿阿阿,不对,是扮猪吃兔子!”

天哪,原来那一窝的猪原来就是那一窝的狼……好厉害的灰大狼老师啊!顿时对灰大狼老师肃然起敬。我们把镜头拉近,突然猪群里头有一只小狼扯下了猪皮站起来问老师:老师!我们为什么要吃兔兔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灰大狼老师直接一阵晕眩,心想,这托儿所的老师是怎么教的,连最基本的欲望问题都没讲明白,这课还怎么上?!这时,他想起来白兔兔老师。想起了白兔兔老师平时总是对他提出各种各样无理的要求,并逼着他答应下来。于是现学现卖,他打算对这群小狼崽子也来这一招~

“我是你们的老师,这节课就是教你们怎么吃掉小兔兔的,不管为什么,记得要吃点就是了,这是你们成为真正的狼之前必须做到的事情!明白了吗?”

“可是,我和兔兔是好朋友!”

“我不管。”

“可是,我和兔兔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

“我不管。”

“可是可是,我觉得兔兔很可爱,软软的,我舍不得下口……”

灰大狼老师正打算习惯性地“我不管”三个字脱口而出,且料忽然眼前一亮~

“软软的??是说,你已经吃过了?”

“哈?我没吃我发誓……”小狼心戚戚焉,“最多……最多……就是舔了一下而已”

“哇哈哈哈哈,谁说现在的小孩基础教育不好来着~你看你看,真是个自学成才的好孩子!嗯嗯”灰大狼的眼睛里泛着绿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