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有一首流行歌曲,名《烟花易冷》,说是典出《洛阳伽蓝记》。恰刚好读过此书,且是杨勇和周祖谟两家注本,但似乎都没有都没有记录这个典故。到网上敲入“烟花易冷 洛阳伽蓝记”,也没有找到明确的出典对应,搜出来的歌曲创作手记只是一份作者臆想的文字。所托故事的背景尚在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前,和《洛阳伽蓝记》里依依流露的北魏灭亡后的麦秀黍离之叹原本不在一个感情轨道之中。现代人的矫情越来越单薄,总希望攀扯一些历史的苍茫气息做闲花点缀,但结果只是生出更加造作的情绪。

抄一段《洛阳伽蓝记》里面真正记录的故事吧。

“有田僧超者,善吹篪。能为壮士歌,项羽吟。征西将军崔延伯甚爱之,正光(年号)末,高平(地名)失据,虐吏充斥。贼帅万俟丑奴(人名)寇暴泾岐之间,朝廷为之旰食。延伯总领步兵五万讨之。延伯出师洛阳城西张方桥,时公卿祖道,车骑成列。延伯危冠长剑,耀武于前。僧超吹壮士笛曲于后。闻之者,懦夫成勇,剑客思奋。延伯胆略不群,威名早著,为国展力二十余年。攻无全城,战无横阵,是以朝廷倾心送之。延伯每临阵,常令僧超为壮士声,甲胄之士莫不踊跃。延伯单马入阵,旁若无人,勇冠三军,威震戎竖。二年之间,献捷相继。丑奴募善射者射僧超,亡。延伯悲惜哀恸。左右谓,伯牙之失钟子期,不能过也。后延伯为流矢所中,卒于军中。于是五万之师,一时溃散。”(《洛阳伽蓝记卷四之法云寺》)

这种故事才真让人为之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