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转基因的话题层出不穷。嗓门大的嗓门不大的发言家们旁征博引各种靠谱的不靠谱的考据,说明转基因如何的丧尽天良,如何的格外的不安全不可靠不德艺双馨。正宗的不正宗的科学家们纷纷说,安全的不能再安全,可靠的不能再可靠。我孩子就喝了转基因大米熬的粥了。

作为一个啥都不是的人,我想要说的,只有不多的几句话。厄,经济学家们你们这次不用逃走,真的,我不谈经济。好吧,我想说的是:
第一,转基因不是一个可以讨论‘是否要采纳’的技术。转基因植物的大面积种植及大量食品广泛使用转基因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是一个已经做过了的决定,by,市场及政策的共同决定。这不但不是一个在中国已经做过的选择题,在很多发达国家这也是一道早已做过了选择题。原因非常简单,不转,不足以在对生态环境较低影响的情形下支持人口的增长。世界人口已经七十亿,世界可开垦土地即便加紧亚马逊的烧荒只怕也增长不了多少。计划生育不但在世界范围内大不可行,在中国境内也基本不咋行(最新人口统计是,每个育龄妇女生1.8个小孩),所以短期内世界人口将继续疯涨。不吃转基因也可以,如果可以不吃的话,或者不介意在吃东西的同时大吃更大剂量的杀虫剂的话。
争论一个无可争论的话题,结论如何,不问可知。
第二,如果说,是否采用转基因已经不再是可以争论的,那么,什么是?懒猫曰,有三:a,争论如何制定严格的标识系统,充分利用市场经济来允许消费者选择不转基因的产品,如果他们需要的话。选择不转基因并不等同于无知,有时候因为知,所以更加恐惧。事实上绝大部分的好事背后都有代价,转基因也大约不会例外。那么,如果由于种种原因有人不想要转基因,那么如果他们可以负担,应该给予他们这个选择。商品经济决定了农民追求的是一亩地的return of investment,不是转基因或者不转基因。加大亩产是一种提高ROI的办法,提高价格亦是。非转基因农作物同转基因农作物竞争的唯一手段就是价格因素。严格的标识系统及对于该标识系统的执行,是非转基因产品价格稳定的保障。如果没有这套系统,那么非转基因作物在转基因作物的利润面前将不堪一击,而非转基因产品的存在本身,是对作物多样化相当有利的。b. 争论如何加强对转基因的研究及监控监督体制。事实上,关门最吓人,开门了,请大家细看了,倒没事情了。c. 争论如何生成中国的转基因种子战略。在人口爆炸的今天,战争完全可以发生于传统意义的战场之外。一个国家的农产品种子战略是一个国家可以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石。缺乏战略,完全依靠一家一户,一村一乡来制定‘我明年从哪里进种子’的分散性决策,如果其结果是让其他大国分散性的事实占领某些中国种子市场,本身是一个非常不安定的因素。
第三,比转基因或者不转基因更可怕的,其实是大面积种植单一农产品。今年澳大利亚开心果,香蕉等农产品的大规模减产无疑是一记警钟。说起生态农业,其实转基因本身并不能算是生态农业的全部答案,而生态农业本身比转基因涵盖更广泛,更应该引起注意。
说到底,我们已经在吃转基因大米,转基因黄豆,转基因玉米,马上连转基因三文鱼都要上市了。还在提不要转不要转,其实早已经毫无意义。干点儿别的吧,真的。哪怕是睡美容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