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已故的阿瑟·珀格斯 著
[关于作者]
阿瑟·珀格斯,近期的《科幻世界》、《科幻世界译文版》上先后刊登了他的《玩偶惊魂夜》、《卢兹》、《青蝇》等一系列作品。他的处女作《The Rats》是一篇较经典的恐怖科幻小说,发表于1950年。其后,他的小说频繁刊登在《幻想及科幻小说》、《Fantastic》、《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神秘小说杂志》和《Ellery Queen神秘小说杂志》上,特别是在五六十年代。在1957年他退出教职、成为一名全职作家之前,他教授大学程度的数学课。之后,他在1966年后停止出版科幻奇幻小说,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到神秘小说市场。他从未出版过一本科幻或者奇幻长篇小说,而且尽管他的作品常收录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各类选集,他的名字从未闻名于科幻读者圈。他的第一本科幻及奇幻小说选集《镜子和其它古怪的反射物》印行于2002年。

迷你奇幻小说四重奏
A Quartet of Mini-Fantasies   By Arthur Porges                          迷你奇幻小说四重奏
                         [美] 阿瑟·珀格斯  著

                             乃鼎斋无机客  译

                                    第一奏
    这个矮个子圣诞老人身上,没有丝毫能让人开心的玩意。他既不开口讲话,也没有挂上笑容,只有在他不断地指向自己颈间挂下的大号告示牌时,才会显露出一丝微弱的冷笑。告示上用硕大的黑色字体写着:
                                  请求救助!

致命的炭疽病!

   带着好奇的心情,我走近了些,看是哪些人在捐钱给这个粗俗的古怪家伙,同时也在纳闷:他向那些给他的杯中扔钱的善主们分发着曲奇饼,饼上撒了些淡灰色的粉末,似乎是粗糖末。接着,我的胃像只攥紧的拳头般缩痛起来。在两句硕大的短语中间,以极细小的字写着:散播。
                          

                                  第二奏
    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造影师。他们的行当非常神秘,掌握着我们仅有的二维实体,他们无声无息、虚无缥缈、无影无形、阴森而又敏捷、性格反复而又任性。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俯身于街边,或是攀附上高墙。在黑色土壤、蓝色的水、紫色的雪、或是黄色沙砾之上,他们由日月、油灯、蜡烛、或者电灯泡塑出初形,再经固化,或者恣意妄为地雀跃耍弄,每个影子都是独一无二的。
    伸出古怪地黏附在肢梢末端、适于抓物的长手指,一名大师级别的造影师娴熟地拉拽着阴影边缘,他将令你成为另一个雅致的影子——你就是暗夜之魔。

                                  第三奏
    我从没有想要变作一名吸血鬼。出生在这个被邪恶变种困扰了许久的小镇,我到处搁上大蒜,永远佩戴着十字架。这些措施让我在好几年里未受到伤害,可是昨夜他在我卧室中显出了身形。并且,当我推出十字架,那位英俊的魔鬼和颜悦色地说道:“年轻的女士,那些玩意对我没有丝毫的法力。当我还在世时,我是犹太的拉比霍洛维茨。”我意识到自己的致命性失误,但为时已晚,而如今,我也成了不死之族中的一员。我本应早点用上猪肉肠替代大蒜,还要佩戴上一个大卫之星!

                                   第四奏
    打头一开始,我就对哈里的老婆激起了浓厚的兴趣。极古怪的搭配。哈里的老婆既漂亮又文雅,但不知何故总有些与众不同,她的一对乳白色的眼睛似乎从来就不会眨动。对于我那位身体肥硕、年过半百的生意伙伴来说,她实在过于年轻了。她的那种怪异的警觉神情几乎类似于爬虫,使人联想到太阳底下的一只蜥蜴,正等着捕捉一时大意的昆虫。
    这天早晨,哈里的汽车出了故障,所以我就去接他上班。当我在装了镜面的餐具柜上倒咖啡时,我从镜子里看到些东西,一些只有背对着他们才能看到的东西,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一些喷出的葡萄柚汁溅到了哈里夫人的左眼,而令我惊讶万分的,是我看到她的舌头从红色嘴唇中滑出,舔干净了她的眼珠。

译注:西方常称魔鬼为old H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