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錯過,一再地錯過,可該來的還是一定會來。不要問我為何如此肯定,這是我最偉大的偏執狂。這是我最無奈的信仰。

當你還是少女標本的時候,我是吳佩慈的Candy man;當你感歎“還是會寂寞”的時候,我沉浸在熱戀;當你冷靜地唱著“躺在你的衣櫃”,我沒有發現這個變態血腥故事背後的心酸;當我看《藍色大門》,我只記得刻在牆上的名字,竟然完全忽略了你雨中的小步舞曲……直到,直到我們都在遊歷之後懂得了旅行的意義,直到我們都在追尋之後經歷了失敗者的飛翔。

然而歲月似乎沒有為你留下太深的痕跡。今天,我才無意地知道,你已經34歲了。那就是說,唱著After 17的你,已經送走了兩個17。你不是溫室的花朵,因為美麗會凋零,而你擁有你的姿態,你擁有你的盛開,就在這一夜。明天早上醒來,我們就各自去上班。

超強功率的射燈數度熄滅又亮起,人山又人海中不知道擦身而過的每一個是錯過還是遇見(God Bless Me!)?你唱著“我想今夜就這樣吧”依依惜別,你說你一定會再回來。那時的你,還會不會用你溫柔的旋律甜美的聲線,殘忍地撕開生活的真相,一如既往?

那時的我還會不會去看你?那時的我又會在哪里?

image
Cheer in Screen.

image
下個星期去英國

image
She Shoot Us!

image
With一百種生活

image
Cheer in Mask.(By KK)

image
Goddess of Guitar.(By KK)

image
Cheer in Silence.(By KK)

image
My Favorite Picture.(By 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