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财富中心的星巴克见到了《最重庆》的蔡哥,作为杂志的出品人,他年轻得出人意料。我们用围棋和象棋比喻着杂志的布局和战略,相谈甚欢。他兴致勃勃地和我介绍已经提上日程的《最拉萨》,以及规划中的《最北京》和《最上海》,甚至愿景中的《最城市》。深夜,闪光的眸子激情不减,这或许就是青春吧,涌动着让人澎湃的力量。
手上的事一堆接着一堆,永远也看不到尽头。不过还好,我竟还挺享受忙碌的过程,有付出,有回报,日复一日,事复一事。这就像人生,本是一场拖沓冗长的电影,坐在时间的车轮上各自欣赏着生活的胶片,看不到尽头也未必是件坏事。我们一直追求的丰满的生活,丰富而满足,想来差不多就是现在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