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冬日里的帽子、手套、围巾都洗了,阳台外面飘着的支支蔓蔓。

把头发理了,仿佛高三,有那么点回去的感觉,静静趴在自习室里,岁月安稳,身边的人熟悉或陌生。
其实是迫于要来到的期末,考试、论文,像是一个宣言,从头做起。
坏毛病,总需要点仪式性的东西来告诉自己进入状态,其实自己心中知道不就可以了吗?更像是要做给别人看。但心中也有些戚戚,头上西湖六月的风,总还是在的。
当天晚上工能聚餐,大家说感觉我和赵保明发型掉了个个,我笑笑,望过去,赵保明依旧有些腼腆地兀自望前而笑,彷佛半年前。

很关心biubiusay武侠连载
徐公子已出家,剃度迎水寺,斩断情丝,不知前路如何

偶然作了一首:
         闲寄
   不问江湖久,
   但居象牙塔。
   日看浮云游,
   还寝长歌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