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1年,台湾民众十大死因以自杀增幅最多

南方网讯      台湾“卫生署”今天(6月11日)上午公布2001年台湾民众十大死因统计,恶性肿瘤持续第20年高居榜首,自杀则连续3年成为十大死因的前3名;死亡人数以肺炎、自杀增幅最多,事故伤害死亡减幅最大。

根据统计,自杀已经连续3年成为台湾人十大死因的前3名,1998年自杀消防救护出勤5393次,去年增加为6630次,而1999年的统计指出,自杀人群以25到44岁的中壮年最多,约占所有自杀死亡人数的37%,比1989年增加高达32%,男性自杀人数则是女性的两倍。

2、台湾中秋节前后自杀者多
中新社,2007-09

台北消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中秋佳节将至,为防止节前节后自杀死亡的人数增加,台湾“卫生署”自杀防治中心主任李明滨二十一日呼吁民众要多关怀亲朋戚友,以防止自杀事件的发生。

李明滨在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比较过去八年台湾自杀死亡的人数,可以发现,在端午节、中秋节及清明节前后一到四周内自杀死亡的人数较平日要多,而节日当日自杀死亡的人数则较平日要少,显示这几个节日的前后一段时间是自杀发生的高危期。

他举去年清明节为例说,节前节后四周以烧碳或以废气为主的自杀死亡人数,较之日常的平均数要高出百分之十五。

自杀防治中心执行长江弘基也举例说,二00五年中秋节前一周自杀死亡的人数较全年每周平均人数增加了百分之十二,中秋节后一周则增加了百分之十四点五。清明节后一周自杀死亡人数较全年每周平均人数高出了百分之三十一点六。端午节后两周则高出了百分之二十六点六。

江弘基研判,清明、端午、中秋、春节等合家团圆或追思先人的传统重大节日前后,自杀人数会大幅增加,与这些节日易引致部分人的情绪出现过大起伏有关。……


3、国外医学情报1998年第19卷第11期

蒙特利尔消息:据近来的研究表明,自然灾害可引起精神健康方面的间题,并可使自杀人数上升。

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中心主持此研究的医学流行病学家Dr.EtienneKrug说,在观察了所有自然灾害后发现,在随访的4年中,自杀率上升了13.8%。自杀率因自然灾害的性质而异。
……
地震也叮使自杀率上升。在那些受地震影响的国家中,自杀基线要高于全美(19.2/100000比12.3八00000)。在地震后的第一年自杀率上升了63%,为31.3/1000000,但在随后的三年中又回复到基线。

4、中国特殊教育,2008年第6期(总第96期)

震区没有可靠的官方报告来显示自杀和试图自杀的人的情况。一些轶事报告说自杀的人数上升。这些案例大部分发生在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的灾民身上。比如有三个案例。第一个自杀者是一个工程师,在地震中,他曾建造的多座楼房倒塌并导致了很多居民丧命。第二个自杀者是一位中年男性,在他的妻儿被埋后,他对邻居说,他把妻儿埋葬好后,就自杀,最后他真那么做了。第三个自杀者也是一位中年男性,其目的是为了与他那14岁的死在学校的女儿团聚。

5、地震灾害与心理伤害的相关性及其心理救助措施研究
 董惠娟,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2006 

调查显示,一个亲人的死亡,至少要给周围数十个亲友造成消极心理影响。以一个中年人为例,他的去世可能会影响到两个家庭的父母、子女、兄弟姊妹、亲朋好友、同事邻居等至少数十人乃至上百人。美国和国内的研究都表明,一般情况下,约有1/4的家人在失去亲人后,会出现和达到“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慢性病的程度。

幸存者
亲身经历生死关头之后,余悸犹存是他们的普遍反应,也可能在逃过劫难之后,自觉苟活而对不起死者,产生负罪感。以印尼海啸为例,幸存者通常会经历这样几个阶段:①他们首先会产生一种“不真实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噩梦。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这是人们面临可怕的事实时,出于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反应。②在意识到残酷的现实之后,人们会经历一段消沉期,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麻木不仁,这时的精神状态都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可以重建正常生活的水平。③一旦他们意识到这些悲剧是真实的,随之而来的时刻将非常难挨:父母发现己经永远失去了孩子,孩子再也找不到父母;失去亲朋的人原有的交际圈遭到毁灭性破坏;举目无亲的境地短时间内,会带来严重的心理问题和普遍的焦虑。他们因无法接受现实而产生自杀倾向,并且风险与日俱增。

救援人员
这些人们日以继夜投入救灾,除了体力透支之外,目睹越来越多的人员死伤惨状,错愕、挫折感、内心疲惫,甚至愤怒都可能爆发。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的吕秋云专家曾经在洛阳火灾后,与当地防疫站参加尸体消毒的人员交流,这些人的失常反应是:记忆闪回(即闯入性表象),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将最终产生心理防御应对反应。

7、921三周年/災區老人無力重建 中風、自殺頻傳
(2002/09/18 10:42)今日新闻  陳瀚權 南投報導

三年前夜晚的強震,震垮了中寮鄉陳老先生的家園,也帶走他一家人的生命,三年來的每一天他都會到房子的舊址前徘徊,為的只是找回家人笑容的記憶,面對政府希望災民在明年底前撤出組合屋,70歲陳老先生掉著眼淚說「我沒有謀生能力,沒有錢可以重建房子,只希望能夠靜靜的等死,早點見到我的家人…」。

在地震以後,許多中寮鄉年輕人都因為謀生不易,搬到鄰近的都會區居住,剩下的多半都是沒有謀生能力的老人,甚至有許多老人在地震中失去了親人,唯一擁有的,竟只有地震後民間單位協助建設的組合屋。不過在政府亟欲拆遷組合屋的政策下,這些老人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中寮鄉永平村村長游淦源表示,現在的中寮鄉大部分都是60多歲的老人,在沒有謀生能力以及組合屋拆遷的壓力下,幾乎每個月都會傳出有老人自殺、或是中風的情形,甚至有的老人在被強制遷出組合屋後,因為沒有人照顧,過世了一個多星期都沒有人發現。

游淦源指著永平大街上的一棟臨時搭建的鐵皮房子說,上個月一位原先住在組合屋的老先生,因為兒子在台北有自己的房子,因此被鄉公所以資格不符的理由強制遷出,在不習慣到台北生活的情形下,他兒子只好在家裡的舊址,用鐵皮蓋成一座簡單的房屋讓父親住。

不過由於房子四周都沒有重建,因此老人也在沒有人看護的情形下往生,甚至也沒有人知道住在鐵皮屋裡的老先生已經過世,一直到鐵皮屋的燠熱讓屍體發出臭味,游淦源才跟消防隊一起破門而入,將老先生的遺體入殮。

游淦源指出,由於目前政府單位積極在清空組合屋的居民,因此許多親戚有房子的老人家都被迫遷出,不少老人家出門一趟回到家,發現家門口貼著查封令,當場受不了打擊而昏倒或者是中風的老人家大有人在,甚至還有老人家連夜選擇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