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昨天和某人聊到阿伦特,今天下了《汉娜•阿伦特》电影来看。相比他对这电影的很多批评,我倒觉得还好。哲学家或者思想者的电影本来就难拍,拍到这程度还好了。

电影选取了阿伦特报道耶路撒冷审判艾希曼这段她生命中最有戏剧性争论最激烈的时期作为主线,所以倒还不觉得闷。不过对于对阿伦特不了解或者对那段历史不了解的人来说,会很闷。思想对于大多数人,总是很闷嘛。

平 庸的恶是电影的好题材,阿伦特从艾希曼身上得出的这个哲学论断,可以帮助人类更深刻地了解以前或者正在发生的历史。电影对阿伦特思考此问题的过程中表现出 的智慧与勇敢表现的也还到位。所以整个电影我觉得可以简单概述为“平庸的恶的哲学论断出现的背景、过程及结果与回响”。

为了表现阿伦特更 真实的一面,电影对阿伦特的感情生活也有一些颇八卦的表现。比如和海德格尔的感情纠葛。但海德格尔这个人在电影中的出现,多少有些不尴不尬。其中他和阿伦 特在阁楼上的一小段,感觉很象在嫖妓一样,让人不爽。还有就是,这个将阿伦特领上思考之路的人,最后却走向平庸的恶,也真是没法回答的问题。

看 完电影后又找到阿伦特的传记《爱这个世界:阿伦特传》,想挑出其中的第八章《耶路撒冷的艾希曼》读一下,却发现这个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孙传钊译的版本, 每页都有不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欧式句子,很多句子都别扭到让人无法卒读,算了。然后才想起来,当初读这本书读到半道停下来,就是因为这个。看来这本书可以束之高阁或者干脆卖废纸了。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