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每天必做的事,除了窝在电脑前看各色新剧老片,还包括每天凌晨两点起来和老爸一起打耗子,生怕厨房的哪一块天花板漏了,会如同《美食总动员》那个倒霉老太婆的屋顶,窜出千万只耗子,我连杆枪都没有,而它们也逃不到通往巴黎的下水道。
■国庆假期第一天在这个城市的大街上乱逛,看这个地震劫后余生的城市,天美意等待试鞋的排长龙女人,和同样一列苦等的男人。恐怕已有十年没有在节日时上过大街,竟然没有遇见一个熟人同事同学——想必我交往都是本城上流美人士,此刻他们一定不屑于和县份上的局长二奶同在淑女屋抢一件衣服或竟然都爱吃M记打折后37元的套餐,而早就跑到省城比美名媛新贵,或峨眉山SPA刮油去了吧。
■但是国庆那天,过一座只200米的跨河大桥,就遇见三拨不同的熟人,或HI或寒暄或畅谈,才恍然好毕竟还是只住了三十余年的土狗。
■国庆网购包括,两本瑜伽杂志,一张找了十年以前贵到洒血的1986年点将首版唱片,35张D9,肉痛不已。
■不敢想像上班的头一天,会乱成什么一锅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