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读黄卓越《明中后期文学思想研究》,有这样一段给我以很大启发。摘录于下:

“性灵”一语的较多使用,大致出现于后七子后期成员如王世懋、李维帧、屠隆等的文章中。这点学术界已有指证,事实上除以上三人外,王世贞文本中也有不少的“性灵”的用语。为此,便出现了一奇异的现象,即前七子所发端的情感论,却最后而在所谓师心派的汤显祖、李贽等处获得最为强烈的鸣响;而师心派最为倾意的性灵说却原由后七子中的成员所最初倡行。这一事况表明,仅以师心还是师古、自得还是模仿的界限来规定人物思想的限域,以之各属其类,还是不足以反映出晚明文学运行的基本轨迹的,除了学界经常谈论的那些已为成说的规律以外,其中必然还有一种(实际上是数种)更潜在的、为学界所不甚注意的重要线索存在而且各种潮流的运行也并非严格循规蹈矩,依最初所设定了的框架与边界推演的,而是表现为多重线索在其间的复杂穿行、冲离交合等。唯其这样,晚明文学的复杂性与多样性才不至于被压缩成一简单的线路(如过去理解的那样)。这自当是值得我们深切关注的。

                           黄卓越:《明中后期文学思想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1,第235页。
----------------------------------------------------------------------------
小石按:其实若论文学整体,不论其时间与国度,都应该仔细去辨别其中动向的复杂性,而不应草率地扣帽子、下结论。文学内部是复杂的,切忌一概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