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很想更接近化猫一点~~不管怎么样~
努力平掉它吧~

今年等着挨削的南瓜收齐,一共是33个。负责考察的分队长是齐桓,教官是成才。

和往年比,今年的收成实在是很少。三个月下来,能留下几个?

齐桓一页一页翻看这些兵王的资料,翻到第7页,停顿了一下。

7号南瓜叫吴哲,集团军力荐。

也叫吴哲。

在队长寝室楼的201,名牌上写着吴哲的名字。

只是,有好些年没人住了。

 

成才接过齐桓递过来的资料本,快速的看了一遍。

抬头对齐桓说,这个,队长知道吗。


齐桓瞪了成才一眼,又不是政治敏感词,大惊小怪的!

袁朗已经升到三颗星,还是中队长的职位。只是除了出任务已很少管事了,菜刀彻底变成齐妈,掌管队中大小事物。

在新南瓜被训的第三个月,齐桓指着南瓜7号对成才说,你觉得他像谁。

成才拿着记分册说反正不像吴哲。

他像你和三多的南瓜时代,齐桓说。

要是他像吴哲……齐桓想,但马上否定。

 

这批南瓜留下3个,包括7号。

袁朗翻看挡案,呦,还有一个叫吴哲啊。

瘦瘦高高,面容清秀,眼神落寞。

袁朗说这怎么看也不像个兵啊。

铁路说但他是这批南瓜中最好的,你们三队不要,我可给二队了。

袁朗笑,给孟二吧,我们三队有一个“吴哲”就够了。

7号南瓜规规正正的站在屋子中央,像等待估价的商品。

他留下,A大队没有异议。

铁路微笑着等待吴哲的回答。

没有异议。吴哲说。

但,我有事想问你们。吴哲接着说。

这句话的语气很生硬,和当年吴哲说“那么我有”的效果差不多。

袁朗低头笑了一下,这世界上是不是所有叫吴哲的人都这么难搞定啊。

 

“五年前。”

吴哲看着铁路的眼睛,一字一字说。

“吴哲出事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去救他。”

为什么,不去救他。

 ………………………………………………………………………………………… 

 

 

吴哲躺在井底,看着天空,这个角度在晚上11点半的时候可以看到月亮,

接连两天。本以为第三天也可以看到的,没想到居然是雨天。
最大的乐趣就被这么无情的毁了,小生真是有够倒霉的。

吴哲笑,虚弱的。肋骨断了两根,但腿上的伤已经不再流血了,这应该算

是幸运吧!

然后,缓慢的,把脸转过来,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少年。

“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