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天我去剪头发,因是顺路,去了一间新的店。彼时店里有两个理发师,一个头发剪的很美,一个剪的很普通很八十年代。所以,你们知道我找了谁剪头,对吧?

剪头发的时候,我的理发师——一位年纪大约50多岁的妇人——非常的气愤。一直不停的和另外一位四十多岁的女理发师咒骂她的女儿。后来我听明白了,其实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伊的女儿,中午的时候拎着一个饭盒和一大杯豆浆来到店里,打算在这里吃午饭。她看到那样一个大饭盒,就说:妈妈还没有吃饭,你拨点出来给妈妈吃好不好?她女儿大叫‘No No No',用手护着饭盒,一路就进去了。画外音,另外一个理发师讲,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呢。她说:开玩笑?她才不是开玩笑。你看她护的!结果,一个饭盒,大约只吃了1/4,豆浆喝完了,她女儿直接丢到垃圾箱里,大摇大摆走了。
她女儿,今年26岁。
在继续的聊天里,我知道了她女儿小时候曾经跟着外公外婆住了三四年,那时候她到美国来打拼,把孩子留在家里。孩子的外公外婆觉得没妈的孩子可怜,一切都依着她。等到孩子过来了,再也扳不会去。在她的概念里,没有分享,妈妈还没有吃午饭这件事,她完全不在乎。她现在在考虑读研究生,她妈妈再也忍受不了,她说:我不会供的,如果要读,自己去挣奖学金。26岁了,我仁至义尽。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听着一个母亲不停的诅咒自己的孩子,说她要倒霉要碰壁她活该。
后来她们俩一致告诉我将来我有了孩子,不能惯。我说我已经有了,而且我家小孩也正在nonono。四十多岁的理发师告诉我她儿子今年十三岁,吃饭之前都会问问妈妈你吃了没有。如果出去买饭菜,会先问妈妈要吃什么。我问她有什么秘诀?
她笑,说我脾气暴躁的很。画外音,我的理发师说,就是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她说,有一天我儿子跟我说:你干嘛看我?你看我干嘛?我立刻指着他鼻子说,我还不想看到你呢,你立刻就滚。滚出我的房子去我就不看你了。结果儿子赶快来抱我的脖子,讲:妈妈我错了。
一个是百依百顺的妈妈,一个是凶神恶煞的妈妈。她们都是殷切的眼神,急切的话音告诉我孩子要好好教育。好好这两个字我万分同意,可是,如何才是好好?
我的理发师一边剪头发,一边几乎哭着说:我告诉她我还没吃饭,拨给妈妈一点儿。她说,No No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