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宜学又编了本王尔德的书。
是他去英国爱丁堡大学做博士后的访问时从当地的旧书店里搜集到的资料。
来自于真正的旧书,十九世纪当时的审判原文。孙宜学拿来翻译了出来。

我挑挑拣拣的看,对王尔德的好感有增无减。

面对几近无理的提问和盘查,他回答的机智和巧妙。

如果不是内心坦荡诚实、对自我行为的肯定,是不会有这样自尊的言语的。

这种自尊,不是我们通常说的自尊心,而是dignity

后来的评述者总是带着同情的口吻说,王尔德可悲、可怜。因他过于美化自我经验,不了解时代与人。

这种评述真是看高自己。依据的仅仅是时过境迁。

王尔德的艺术观的确脆弱,但是很多坚固的都经常烟消云散。

我不确定什么样的文字可以触动读者的人生观。

王尔德的书信及回答非常触及我的人生观。

-----------------------------------------------
世界之隐秘在可见之物,而非不可见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