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竹林,看似潇洒自由,其实对于有志之士,无担当的存在也是对心灵的煎熬。”

    “如果有人告诉我那是一道两千年没有解开的题目,我不可能在一个晚上把它解决。”这个学生就是数学王子高斯。
——巩昂《无知无畏》

    逍遥竹林,看似潇洒自由,其实对于有志之士,无担当的存在也是对心灵的煎熬。
    其实误解与沟通无关,如果不能平等对话,平心而论,再多的交流也是徒劳。
    历史是一面镜子,你从中看到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
——邸玉超《被误解的山涛》

    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
——秦朔《这是一个值得一活的年代》

    当我们一直做正确的事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我们帮助最多的人是我们自己和我们爱的人。
——李正华 编译 《为正确的事负责》

    说话真有好听难听之别。
    英国人从来不说“你听不听得见”,而讲“我说得是否清晰”,客气与不客气差了十万八千里。
    切莫走入我是人非的窄巷,芝麻绿豆,完全是人家的错,面子里子,统统是人家的不是。
    与生计、收入无关之琐事,谁是谁非,无关紧要。

——《意·林》之 亦舒《一样一句》

    人生不过就是提醒自己反复做一个动作:清零。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扔。走出来的是路,扔掉的是负重。路越走越长,心越走越静,时刻谦卑,时刻低眉,时时刻刻心存敬畏。只有这样,才能修炼成精,任你密雨斜侵,我只坐拥王城。

——《意·林》之 凉月满天《修炼》


    生活很像超市里的货架,上面的物品虽然琳琅满目,却不是都要你来享用的,你只需要择其必要者一二,也就足够了。

    窝里斗是因为眼睛只看见窝里的人,心里只惦记窝里的事,以为他所在的窝便是世界的全部。

    短视的人有两个特征:一是易于满足,比方说他竟然懂得一加一等于二!二是与人比较,比方说有的人竟连一加一等于二都不懂得!

——吴若增《在思想的云上行走》


    在大部分高风险产业中,出错率大约是0.001%,而医疗界的出错率则是10%左右。
    不是找来最优秀的人,再把他们凑在一起就行。关键是一群人能否同心协力地形成一支团队。
——Juliet Butler 《F1赛车的启示》


——《读者》2008.24


    有一面镜子,在其中你可以看到完整的自己,看到自己心中所有的感觉、动机、嗜好、冲动及恐惧。这面镜子就是关系的镜子:你与父母、老师之间的镜子;与自己思想之间的镜子……(克里希那穆提)

    在所有人中,唯有那些把时间花在哲学上的人是闲适从容的,唯有他们才真正活着。因为他们不满足于有生之年,他们全身心地投入那无限的、永恒的、可与更优秀的人共同分享的过去。(塞涅卡《哲学的治疗》)

——《言论》

    回想在国内的生活,我忽然发现不是社会对我不公,是我欠了祖国太多……在自己的祖国时,我只是在索取,没有做任何的回报和奉献,就跑到远隔万里的一个叫加拿大的国家,花着从中国带来的钱,为加拿大政府交着高额的税金。
    我知道祖国这个词在很多移民的脑海中早已被逐渐淡忘,甚至他们早已把异国当成了自己的祖国,而忘记了远在大洋彼岸还有一个生我们养我们的中国。希望每个移民朋友都能好好思考,不要把中国只当做自己走投无路时的一个避难所。她首先是我们的祖国。她为你做了什么?你又为她做了什么?

——佚名《出国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一个人独自行走,会走得很快;但多人结伴而行,才能走得更远。
——沈湘 编译 《走得快和走得远》


    (以色列的)科学家们发现,在吝啬鬼身上,一种名为抗利尿激素的1a型受体比慈善家相对要少,也正因如此才拉开了吝啬鬼与慈善家的真正距离。这种激素主要分布在血管平滑肌上,主要参与调节血管收缩和血压,还有一部分分布在脑部的神经细胞上,参与高级神经功能活动,如学习、记忆、判断、理解、智能等生理过程,而这种激素分泌的多少竟然和人的自私或慷慨程度有关,这还是被科学家第一次发现。

    瑞士研究人员证实,年幼的小气鬼一旦跨越7岁这个年龄,就很可能自然而然地摘掉小气鬼的帽子了……7岁后,人这种(1a型抗利尿)激素的分泌能力产生明显差异。分泌能力强的,成了慈善家,反之则变成了吝啬鬼。

    吸食催产素的游戏者给陌生人的钱,要比吸食安慰剂的游戏者平均多出80%,而且那些慷慨地给出更多钱的人走出实验室时,心情也很愉快。

——徐知乾《吝啬鬼的“真正隐私”》

——《读者》2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