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的本意不是写《又见阿哲(一)》的。人上了年纪,便难免搞不清楚状况,理不清楚思路,还望见笑。

今天,当我在百度里输入张信哲三个字的时候,百度百科适时的跳出来告诉我,今年的他,足足43岁了。1987年出道至今,他已经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圈里“混迹”23年了。

我所认知的他,始于1990年的《宽容》,不,是1996年我才第一次听到这张专辑。时隔这么些年,那些歌词竟然无意间还是牢记于心。在那样的年龄里,对于张信哲所唱的那些《过火》、《宽容》毫不了解,只是一味的挪移到那一点点青春萌动的心思里,自以为有多了解。所以说,音乐,其实还真是种容易产生误解的艺术形式。

再后来,就重新回头去听他的旧作。1993年的《心事》、1994年的《等待》、1995年的《拥有》、《醉心》、《深情》、《梦想》……直到《信仰》。那是,我最后一次购入张信哲的专辑,是我以为他终于要老去,消失在时间的大海里。后来他去拍电影,《烟雨红颜》,有点生涩的剧情、不够生动的镜头,几经辗转,又重回歌坛。不知道他的歌有多少首,但是,有许多是如我般年纪的在青葱岁月里的一点陪伴。可能,听着他的歌感悟人生的第一次情感暗涌;可能,听着他的歌与他(她)第一次牵手;可能,听着他的歌写下许多青春的诗句;可能,听着他的歌为某个人流下酸涩的泪水;可能,听着他的歌永永远远告别了那青春的时代……

许多人觉得张信哲不够男人气概,声线过高。然而,在当今嘈杂的乐坛,声音清澈、识别度高的人却着实不多。当我再一次,在台下挥舞手臂;当我再一次,不小心看见他的皱纹;当我再一次,想起那些年少时光,总是会有感动。阿哲变老,我在成长。

青春总是伴着蜕变而带来的阵痛,每个人都不过如此吧。有音乐相伴,成长才不会显得那么孤单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