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高兴地宅着。下午很困。和妈妈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她细细碎碎说很多。其实到了这个年纪,随便说什么听起来也是云淡风轻的。现在她在旁边睡着。裹着一半被子。我裹着另一半,看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开学初就拿到的书,拖到现在才慢慢开始看。竖排繁体倒不很吃力,只是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看。慢慢就到了天黑的时候。

明天陪妈妈上街买东西。后天跟康先森去中国馆。有一些不可说的情怀,淡淡地弥漫开来。见与不见,都是在那里,教人心中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