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近熬夜熬得不像话,常常天亮了才上床。
之前去给裴大夫扎针调整睡眠,她问我:“你其实就是不想睡是吧?”
我这些天在认真的反省自己,可能真是这样。
好多的人和事,以入侵的形式瓜分了我的白天。
好像只有在夜深了的时候,他们都睡了,安静了,
才有属于我自己的时光。
我可能是个孤独惯了的孩子,这根朋友的多少,有没有人陪都不是一回事。

2.
朋友要送一只小龙猫给我,打算放在良社。
网上订购了大批的龙猫用品,陆续到货。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不能忍受没有宠物的日子。
家里有“三小姐”和“小狸花儿”(猫咪)
还有一缸热带鱼,两缸金鱼,两只小乌龟。
良社有“辟邪”(猫咪)
从前读书的时候身边有“张小咪”和“李小翠儿”(猫咪)
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单纯美好,和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原始彻底。
我从不曾以为我们是一种比他们高级的动物,从不。
清醒的是他们,糊涂的是我。

3.
上周和茜茜还有面包皮去剪头发,碰到一个很好的发型师。
他让我听他的话,改一改发型。
我听了,效果挺好。
女人跟发型师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微妙。
客人与服务人员,客人好似地位高些。
其实他们于我们,有再造之恩。
能不能剪好你的头发,有时也看缘分。
女人需要几乎是朋友的好发型师,美容师,好裁缝等等。
要让他们真的肯为你用心,不只是钱的问题。
我当他们是艺术家。

4.
我到底要什么才会快乐?
没什么具体的东西,一切自自然然就好。

5.
中国是在是一个会让人火气大的国家。
从高层到民间,从大规定到小细节,操蛋到令人发指。
还是要好好调整自己,不要那么大火气。
但是要削,要骂,要坚持的东西,并不需要妥协。

6.
快有假期了,出去玩儿吧。
去透透气,找一个蓝天白云椰林树影的地方发发呆,
努力的吃鱼和虾,像猫咪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