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这几年新作很多的,又写色情小说,有让老婆写传的,非常与时俱进,比起其他他这个岁数的文学泰斗,他这种精神很值得我们敬佩.
最近作家社新出了他的一本厚书叫<尴尬风流>,出版社把洋书寄给我的时候,我翻了翻,很喜欢,这本书是一个小故事集一样的东西,讲一个叫老王的老头(估计就是他本人吧)生活中一些特别琐碎的小事,没个事情都很有趣,他从几个角度迂回着讲,把一个无聊的故事分析得很有咬劲,可能也不是说讲道理吧,就是值得咂摸一下.他的书的名字叫尴尬风流,他很得意这个名字的,风流中有尴尬,尴尬中有风流,这是一种人生状态.

这个我很喜欢,这种随意的小故事就是我喜欢的,在我BLOG 之初,别人问我你的BLOG 有什么主题,我说我想写生活中充满张力的无聊.我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就是一些很有琢磨头的生活中的小段子而已,写这个是一种思维的乐趣,BLOG 又很随意,所以这种思维也很随意,就像一个不会任何体育竞技类项目或娱乐类项目的人自己发明的一种小游戏,一个人玩的小游戏.
不敢说我的观点和王蒙有多类似之处,那样会有人认为我炒作的,不过我还是想显摆一下,王蒙这本书里有个段子是这样讲的:他有一天上街怕太阳晒就想带个草帽,但是他家的草帽很旧, 他怕带出去被人笑话,但后来一想草帽的功效就是遮阳的么.管那么多干吗,就带出去了,结果街上没人笑话他,连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他觉得得意之余又非常失落.这个感觉跟我前两天写的那个PUNK胸牌其实是一样的,我去PUNK演出,就想搞个PUNK胸牌带带,结果这个胸牌特夸张特欠抽,我想要不要带呢,结果我想到无论PUNK还是PUNK胸牌不都挺欠抽的么,于是就带出去了,结果演出很糟糕,没人注意我的胸牌,我很庆幸也很失落^^^^^^

大概就是一个意思吧,还是别显摆了,最新写BLOG 写的思维太散了,我主要的不是想说这个,想说个别的.周五一大早去现代文学馆开王蒙作品研讨会.就是关于<尴尬风流>的.我7点半起床通过公车\地铁\成铁\打车多种交通途径从南三环到了北四环,可还是迟到了,台上的评论家们已经危襟正座,开始发言了.说到这我还得插播点,我第一次参加这种研讨会的时候简直是一摸黑,谁谁也不认识,就觉得黑压压的一堆老男人,每个穿的都特别土.后来才知道人家是文学评论家们,我靠,我之前还真没接触过这个,我不停的问旁边的记者,这个发言的是谁,名字里的那三个字怎么写,那个是谁,怎么写的,搞的非常不专业,跟白痴似的,当时就想我混了这么多年,每个有名字的乐评人我都知道一箩筐的八卦,居然说到文学评论,我屁也不知道!!可见我这个所谓的文学青年也是野路子出来的,底细值得怀疑.一回生二回熟,郭老师多聪明,回去就把每个人百度了一下,摸了个底掉,以后就不那么怯场了.还是说这次的研讨会吧!我越来越不能集中精力了,这个很麻烦.

台上的评论家们依然穿得很难看,说话完了还吃橘子,吃相不好.我仔细听了他们的发言,简直要晕倒.首先他们觉得这本书的结构很值得研究,这简直是对长篇小说写作的一个革命!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些作一本长片小说,这是一次跨文本的壮举.
王蒙说你觉得是唱片就是吧,我写的时候没想着他是什么篇,评论家们还说一个著名的文学家说过人生从来不是长篇小说什么的.一下子就把王蒙的这本书提高到了一个我没想到的高度,我还以为这是王蒙的BLOG呢.其实谁的BLOG 不都是以一个人物(自己)为主,展开叙事的呢,就不能说这个是BLOG 体的文本吗?广大BLOGER们都是这么写的,有什么创新的?故事每天发生的么,有什么奇怪的,况且王说这个书他写了5年,一个老干部没事无聊攒5年还攒不了300个段子么,如果他是那种思维那种观察视角里面的,这个对他来说很容易.
有人说这个不是长篇,于是又友人发表评论说这是一部现代版的<事说新语>,我更晕了,有点文化典故的人就是好,随便一说话就很有文化.
接下来讨论王蒙的思维,有说他遵循的是二率悖反,大概这么写吧,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有人说是解构主义,我大概能明白是这么回事,接下来说的靠谱,我完全听懂,说王蒙其实在自嘲.接下来就有人说是三解:解嘲\解构\解放,又开始往上爬了.接下来有分析不到点子上的笼统的说这是智慧,说完了就有人赶紧补充,智慧不是圆滑,这个社会太智慧了,我们要呼唤纯真,王老师不是那个曾面上智慧的人^什么什么的,其实,虽然我无法精确的说这是个什么思维,但决不是你们说的那种,其实这个思维早在顶马身上体现的很充分了,为自己怀疑的厌恶的事情写段子,不端着,不站在自己完全对的立场,这个不是很一样的么,你们怎么不开个顶马研讨会呢?
接下来的探讨对我这样一个没文化的无政府主义者来说,就更听不懂拉,这样一本随意轻松益智的书开始被上升到精神领域,说体现了一种玄学\哲思\天问^人物的命运其实是悲剧性的,老王是这个时代的阿Q,他既老庄又马列,既革命又妥协^^^^
等等等等,我听不懂了,事实证明我还是没文化.我在想是评论界是不是向来喜欢无限拔高,还是我的认识水平实在太低?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觉得老王其实是有多年经历的智慧和思维的老者,他已一颗在旧时代定了形状的心感受着当代社会的复杂时尚与变迁,用一个好奇者和感应者的姿态书写自己的感受和困惑而已.一个老头聊发少年狂的写作,在考据学者的放大镜背后折现了如此之多的景象,真是值得思考.在这里我对王蒙老师的文字收放自如的功底,和这种思维的精致很佩服的,这也是我们所真正欠缺的,
向我这种爱写段子的人,应该好好学习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