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总是在不停的长,人却很难一直都在成长。

有一天,当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园子里已经长满杂草的时候,我有些惊慌,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像在倒带,一首歌总是被不停的播放着,在初夏的午后,伴着窗外的嘈杂和徐徐的热风,令人恍如隔世。

 

草总是被不停的割,人却很难一直都坚强。

这一天,当我突然发现自己园子里的草已经长到一人高的时候,我有些不舍。这种感觉很难描述,杂草也令人着迷,荒芜如同一杯清茶,伴着微微的苦涩,散发着缕缕幽香,难道我已经不知不觉地迷失在这一片杂草之中,不知归路了?

 

割草了,荒芜的归荒芜,成长的归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