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那么几个小时就进入一个新的年头。
我又老了。
可是,从这个时候起,就是从最近,我才开始那么渴望正儿八经地做个人,
是不是会太迟了呢?

做个人?
你说,怎么叫做个人。

不知道。
就是要做个人。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早已学会了退让和忍耐,
而有的时候,我觉得幸福就是那样的,
你的皮囊慢慢老去,但是你发现,竟然发现,有一个自己却始终在那里。

好吧,
在我的概念里,这就是个人了。

把这篇文章交付给过去一年
希望能够换取来年一整年的平静,以及做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