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醒来,想到你打来的电话,
迟疑的语气让人担心。

过去的一个又一个日子,像转轮,
又一次,我站在他面前:
在我已不是主角的忧患和快乐里,
他的脚步不受约束地离开。

像放飞的风筝,挂在远方不知名的树干上,
被风击碎。

尽管不情愿,浩瀚的世界,
总是给人小的感觉。
总是那几个人,在玻璃窗前留下眼神。

希望有一天,我能获得从容的赏赐。
那时,一个华发四下张望,
已届晚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