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th June  01:16AM  London

相爱是容易滴,相处是困难滴……其实我是想说,立志是容易滴,做到是困难滴。

照片多是在偏房没露过面的,能彰显出我对正室的极大重视么。

约两个月前,瓜子儿买了新的笔记本,带齐各种家伙什儿,非要去海德公园写小说。书名还记得,叫“Dragon Magic”。也记得瓜子儿边涂边写时的感慨:“It's really not easy to be an authour, you always change your mind.”没当过作家,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image

写下几十个字,作家就上树了。我说你这change mind连行业都改,呼啦一下就改演电影了,Monkey Magic

image

上上周末和大恐龙去公园听鲍勃迪伦时,穿着最厚的皮衣和最厚的牛仔裤,到晚上冻得瑟瑟发抖;昨天去公园踢球,已经热到不行。伦敦的夏天终于来了。我身后的几个踢球的小影子是Aidan他们

image

也是昨天。瓜子儿不是抠脚丫子,在清理沾满脚的草一直在草地上苦练倒立,但总是以下腰结束

image

不同时间的同一家意大利餐厅。懒得做饭就那儿解决。我跟大恐龙说,甭管吃多少顿,也别指望着我能做出这水平的来

image

瓜子儿在公园捡回脏兮兮的鹅毛,洗净消毒。瓜子儿出创意、大恐龙出技术,做成了鹅毛笔
image

忘了为什么酱紫……

image

这裙子是不能吃饱了饭穿的巨显瘦,我其实还内样

 image
 

两年前暑假来伦敦时,瓜子儿就穿了这几件衣服。T恤和毛线衣都并不显得太小,但裤子已经短得没法儿看、只能挽边穿。这么蹿个儿够气人的,不长身子只长腿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