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后我们又一次碰面,在同学的婚宴上。婚后的他已经胖到面目全非,第一眼见到时,我真的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忍住了尖叫。不能尖叫,在这个圣洁的婚宴上。
那顿饭我总共吃了不到十筷子,首先,我吃素;其次,和一群熟悉的陌生人相对而坐,真是尴尬万分。多年前朝夕相对的同学,如今都拖家带口,交杯换盏中说着以后大家常联系。而此时两个人都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真是搞笑。
饭后他主动提出可以送我回家,他有车。上次碰面大家都还是穷学生,这次他有车了,我仍然是个穷画画的,虽然他的车很便宜。坐在副驾驶位置,侧目看着一个胖子开车,多年前的精瘦身体和闪亮的眼神已经不复存在。这是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坐在这个位子上,却是心安的。他一向体贴周到,开车当然也是稳稳的。听他讲着我曾经说过这样那样的话,我一阵阵的恍惚,我完全不记得。后来小葵说:这就好像我记得王姓男子的细微言行,而他却一无所知一样。这话真是一针见血。人有一点年纪时就会渐渐见到人生的真相,一场又一场的小游戏,一一经历过就完成了人生的大游戏。最后不管你得到过什么,都会一并失去。
在见到的几个小时里,他不假思索的回答这我的每一句话,我们似乎轻松自然,毫无隔阂。过往的爱恨纠缠,不管曾经怎样刻骨铭心甚至伤筋动骨,都已经被这八年的时间深深掩埋。于是我们对此,只字不提。聊得大都是废话或很搞笑或只是礼貌逢迎。当然,我们还有什么正经话可谈啊?其实,我们早已不关心对方的生活。不管对方过的好或不好我们都没有立场去插手。我们之间所有的联络都是会被怀疑的。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作为过旧时恋人的男女之间就连友谊都存在不得。虽然,他说多年不见还是很亲切;虽然,我说我们小时候是朋友就永远都是朋友。然而,这些漂亮的话都只搁在了那一天,那一个时刻。之后一切都烟消云散,没有了下文。我非常讨厌这种感觉,我宁愿我们从当初起就老死不相往来。
别让我感到时光不再,沧海桑田。还是让我活在记忆里,记得你们那年轻的模样,,没有懒洋洋的短发,没有中年发福的背影,没有啤酒肚,没有历经沧桑的手指,没有用那张说过爱情的口说出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