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好像离职已经快四个月了。

回顾一下这些日子里见过的人,大概比我之前两三年里见的亲朋都要多。

我很高兴,能有时间见见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因为无业,我便没有什么“借口”说自己没空。

之前的确是没空,当然也不至于忙得两小时都抽不出来,有时就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有时是害怕,长久不见了,再见面会不会已经无话可说;有时,是身不由己。

其实,真的,出去见见朋友,是一件好事。

和大师见了大概有三次,每一次都意犹未尽,就像没结婚那时一样。

见了国顺,离开华扬之后就没再和他碰面了。我一直有点愧疚。

还有阿姜和珊妮,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已经17年了。她们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和她们在一起会觉得很安心,没有压力。(突然好想回到高中时代,重新做个执拗的胖子!)

还有Nora和Cathy她们,我蛮希望很多年之后,我们还能是朋友。

国庆期间,三个局,两个是亲戚的,一个是大学同学的十年聚会。

表弟的婚礼,嗯,办得比我想得更好,挺感人的,因为我能感觉到他的认真。

终于,表亲家这边所有的孩子都结婚了,表妹已经有了身孕,真难想象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妹妹居然要做妈妈了。

我的记忆,总还是停留在过去,法华镇路那些日子,妹妹很瘦小,总是被我欺负,弟弟腼腆的像个女孩子,我们总一起玩,捡百事可乐的瓶盖,偷人家院子里的丝瓜,疯狂的玩游戏机,等等。

他们是我童年的伴。儿时无知又自私,并没能像个姐姐一样照顾他们,总是在欺负他们。

现在,我希望他们能幸福,比我幸福是肯定的了,反正要好好的。发自内心的希望。

十年大学聚会,虽然到场的人并不多,但我仍然觉得很值得。

并没想象中的激动,但比想象中的更好,我以为大家都会带着很世俗的气息过来,没想到同学们依然那么纯真,身上的气质、笑容、眼神,都跟读书时没有太多异样。

我很意外,还是老师说的对,学文学的人,文学会跟着他一辈子。

而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彻底的世俗呢?

同学们有个共同的感悟,就是以前真不该逃那么多课。要说中文系教给了我们什么,我想对于后来的工作,真的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对于后面的一生,影响深远。

回到大学里,和曾经的老师、同学一起,真的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又觉得非常非常有安全感,没有工作环境里的恶心事和恶心人,很放松,真心的会想笑出来。

留到最后的8个同学,一起去吃了点东西,聊了会儿天。

很神奇的,曾经觉得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那些同学,此刻都显得很亲切很可爱。

聊天,毫无隔阂。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一切青春时期的纠葛,都风吹云淡了,留下来的,大概就是哈哈一笑。

对于我,这样的聚会,意义大概就在于,让我明白,我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孤单。

还有很多我曾经的战友,现在也在各自的世界里战斗着,我们师出一门,只要回来,就是一家人。

谢谢大家啦,每一个久别重逢的人,都让我感到温暖。

我只想记下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