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比《一座城池》更好之处在于终于不像是随性而止的一部小说,《一座城池》好像是若干段子散乱的集合在一起,写着写着就没了,而《他的国》则有了一个大致成型的体系,赋予了大大小小的段子一个中心:讽喻时代,记录当下社会的荒诞。在手机上读《他的国》是非常愉快的阅读体验,就算再到书店买一本也是值得的,它流畅、好玩,充满了黑色幽默,又有一定的智趣不是单单的搞笑而已。

  我喜欢看黑色幽默小说,王小波是个中高手,我个人觉得,黑色幽默的特点是既符合逻辑又荒诞不经,比如说《他的国》里,左小龙伤了右手的中指,包扎后,无法弯曲,不得不一直竖着中指,他就这样竖着中指目送扣押他摩托车的警察远去,想像这个场景,令人开怀不已。比如他对招收到的第一个歌唱队成员说,你在这个协议上画个押吧,于是那名小学生认认真真的画了只鸭,这场景也让人想起画鸡蛋的阿Q,令人忍俊不禁。而且此人不会说话,左小龙想,找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个哑巴,只能用奥运会开幕式的演唱方式才行呀。   他用这样戏谑的方式嘲讽了许多大家心照不宣的现象,也记录时代的流行语,比如说:左小龙被调查时说,我是路过地,打酱油地,甚至用路金波和郭敬明的真名儿调侃出版社的那点儿事儿,这种方式非常聪明,我喜欢这种聪明轻松的表达愤怒方式,而且这不但没有妨碍它的正常出版反而使它成了畅销书,活在这样的时代,我觉得这是最好的表达方式,是最为健康的一种态度,犹如当初王小波对于文革年代的表达,既不控诉,也不赞美,就这样嘲笑它,解构它,因为它本就荒诞不经,最适合的方式不是义正词严的斥责这种荒诞或者干脆就跟着一起荒诞过活,而是用一种轻松的态度来应对荒诞,他写到整个镇的干部一起跳河里游泳,被半夜偷偷起来电鱼的村民电死时,真可谓合情合理的皆大欢喜。   王小波在《青铜时代》的三部长篇小说里写了许多荒诞的场面,异常精彩,《他的国》里也有许多这样的『合理想象』,大概是在七八年前,我曾在王小波论坛发帖子说韩寒永远也无法超越王小波,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的经历和知识,无法构建一个逻辑合理、庞大繁复的小说社会背景。王小波在《红拂夜奔》里用荒诞的想象力构建了一个真实的唐朝社会,采用的是费尔南.布罗代尔记录历史一样的方式,事无巨细的描写洛阳城泥泞的街道、高低错落的烟囱、各种小商小贩、人民白天的生活衣食住行以及整个唐朝的方方面面,简直像真实的历史一般栩栩如生,这种虚构的真实感达到了乱真的效果,乃是写小说的最高境界,王小波费心尽力达到如此之境。   现在看来,我的论断为时过早,我们『有幸』生在这样一个『有故事』的社会,不用虚构,亦无需想象力只要找到一个方法,不触怒出版局和中宣部,把真实发生的事记录下来就已经足够荒诞足够精彩了,合乎资讯消费年代稍有智识的人的阅读期望。韩寒正是找到这种方法的人,靠他的才气和聪明,日渐纯熟的写作方式,将我们身边发生的各种社会新闻合理的安排在一部小说中,一件件缤纷呈现,有了这样一本具体而微的《青铜时代》。   王小波的小说里,在黑色幽默的架构下,融入了许多思想性很强的内容,表达了多哲学思辨,这是韩寒至今无法企及的,但是,生在这样的年代,许多真理的到达,不需要经过严格的哲学思辨,仅需要准确的描述现实即可,而这个速食的年代,谁会去理会哲学和思想是什么东东呢?读一本书,从头到尾都是愉快的,有趣但不肤浅,已经很不易了。   当然,韩寒也不是一点思想性都没有的,比如他安排左小龙最终无法追求到黄莹,无法征服她,在这篇小说里,左小龙更像是个理想主义者,而黄莹告诉他说,她爱的是路金波,无论这个男人多么的充满了商人智慧式的见利忘义,乃至最后因为亭林镇所有干部电死,他的关系网破碎,被新的领导班子投进监狱,她仍爱他,要等他出来嫁给他,因为他征服过这个世界。哪怕是一次,哪怕是用了非常手段。   尽管如此,左小龙所代表的理想主义仍是完美的化身,结尾处,左小龙驾车狂奔在浓雾弥漫的国道上,继续去追寻自己的理想,他对因为污染而变异的能发光的龙猫(其实是只老鼠)说:你能发光,你应该飞在我的前面。读到此处,小说结束了,穿越先前滑稽幽默的一幕幕荒诞剧,笑过之后,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被触碰和安慰。   喜欢韩寒的人多过郭敬明终究是让人看得到希望的,我不知道郭敬明空洞华丽的文字能带给读者什么,但我想黑色幽默不仅及时的记录了我们当下的历史,而且给人带来阅读的欢乐以及一种审视当下的健康心态,这能令人在这无望飘忽、苟延残喘的年代里活得更开心一些,更强大一些,更乐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