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准备搬家而开始packing,深深体会着什么是浮萍……这种今天不知明天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
美国和原来所想象的很不同那是一定的,无论从生活上还是学术上。学术上,本来对这里抱着极大期望而来,但是现在来看,虽然谈不上极大失望,但是失望是多少有一点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没拜到大神的缘故。回想整个历程,虽然本科时候做的东西比较幼稚,但至少那时候写出来能用的东西,而来了之后做的东西在UCI这种数据集上都跑不了……研究方法上,本科时在森林中从一棵树木看到另一棵树木,基本没有俯瞰整个森林;可是来了之后,也仅仅是换了几棵树木而已,依然不知道整个森林的缺陷和问题所在。以至于师兄问我feature selection中什么是最关键的,现在还有什么没做好,我也答不上来……或许有人会说,phd就是钻研一棵树木到底,可是我总觉得,仅对一种树木有所了解,也建不成宫殿啊……
当然,这里也并非所有学术都让人这么失望。DB好歹也是我们的传统,虽然已然是昔日黄花,青黄不接……但jeff和anhai的课还是很不错的,能听到很多他们的见解,一些paper和书上都看不到的见解……只是,上课是一回事,做research又是一回事……
常想,究竟为了什么付出那么多千辛万苦远赴重洋来到这里,又该在这里得到些什么……
这两天得空又重读道德经和林语堂的见解,对无为愈发感到困惑。如果说, 放任百姓自由发展是种理想主义,但是庄子在《知北游》中说,
且夫博之不必知,辩之不必慧,圣人以断之矣。若夫益之而不加益,损之而不加损者,圣人之所保也。
究竟什么是损之而不加损者呢……
我也知道我读这些不够有诚意,总是在十分空虚抑或诸事不顺的时候才会想起这些个书籍,但我仍然希望他们能够对我的人生能有些许指导意义。
或许选择其实是虚幻,但是我还是没看透不同选择……如果说选择的最终目的是一样的,但是我又怎么知道哪个选择能让我达到最终目的呢……总之有种热情被一点点消磨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