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半,高调声称无罪的马教授果然没有能够继续在看守所外呆着。法院的判决表明了姿态,这回一定要治你。你不是说你有老母照顾,不能监内执行吗?那就给你定个3年半,让你从实刑上就无法取得缓刑的资格。

还记得开庭前那个下午,与马教授近距离接触的那个半天。我无法对他作出什么评价,无法理解他的不少言行,但并不意味着我对他行为的无法容忍。虽然我也认为,他的行为应当得到宽容,但我也觉得,他不该被逾越现行法律。李银河的观点我恕难认同。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媒体在马教授案中的态度。部分南方媒体在文字中流露出的对马的支持态度,刻骨到已经违背新闻基本常识的地步。

例如在描述马曾经有过的几段婚姻时,完全采用了马本人的说法,无视法院对离婚的判决文书,也没有他前妻的任何说法。这并不严谨的做法,会让读者产生联想:马如今的所做作为,是婚姻不幸的结果。这进而会冲淡人们对马本人聚众淫乱的印象。

还有一家媒体的说法被大肆引用——马是近20(30?)年来唯一一个因聚众淫乱而被判实刑的人。这个“唯一”,强烈地冲击读者的眼球,简单一句话让媒体的姿态毕露无遗。

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谁作下的。据我所知,别说在这么大的国家,仅仅在南京,这几年因聚众淫乱而被判实刑的,也绝不仅仅只有马一个人。20年,从何得出?无怪乎宣传部要下封杀令,如此不负责任的媒体,能让它继续咆哮吗?

媒体,是该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到了从基本事实开始挖掘的时候了。善待每一件新闻,也就是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