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
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细雪的早晨,满眼的白,好像很干净。
刚刚跨上一个新的旅程行列,却有些像回家的冲动,有些呆不下去,虽然这里的雪很美。雪美么,你比喻吧,梨花,杨花,鹅毛……都美,比作头皮屑呢?

生命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在大仙家设坛做宴,说实话,太久没有炒菜了,咸淡掌握不好,幻想有个这样的家啊,大的落地窗子,让我嫉妒……

我害怕的是我失去了判断能力,不知道好坏,辨不清是非了,我被自己孤立了。

今天说点什么呢?圆明园太远,待会我去故宫,我一个人去转转。

虽然迷茫,但是我会慢慢好起来,这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