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跟妈妈爸爸一起去百望山了~
天气晴朗得刚刚好。天很蓝,阳光明媚,出行方便心情也明亮,但偶尔也有些小小的云彩遮住太阳,不至于过暴晒过热。
这么特别提到阳光是有原因的!
出门前总觉得忘记带什么,想了半天要妈妈戴上墨镜跟帽子。到半山时才发现,帽子带错了,不应该是防冷风的那种,而应该是遮阳帽才对。墨镜对于阻止过于强烈的阳光根本不够用的!还好走到半山以后不时有云,能缓解下眼睛的不适,妈妈也说要是一直晒着实在是热。
这次的踏青如预想般的愉快~有吃有喝晒了太阳散了步还锻炼了身体!
原本只是单纯想去爬山,觉得既然不是秋天有红叶的时节,能看到的大概就是绿色吧,到了以后才发现,迎春,山杏,白玉兰跟紫玉兰都已经开放了,桃花也长出了花苞。要是下周再去可能能见到桃花也说不定。意外收获~不过俺在市区里倒是看见桃花开了,可能是山里的温度还是低些的缘故罢~总之,进门开始就一直能看见花儿们,心情大好~
山杏花最多了,迎春也不少。但是最先看到的是迎春。刚转到上山的大路就有鹅黄的花儿们在阳光下明媚开放着,一下子就感觉春天来了。
山杏花相对零散,但粉白的花一串一串的,映衬在蓝天白云下煞是好看,每看到一棵俺都会不自觉放慢脚步。比较神奇的有一棵,两次经过它时都正好有云经过,阳光柔和下去,蓝天却依然湛蓝,背景是云的背面,花比云要亮,因此反衬得花特别纯净洁白,就像一串串雪球,开放在春日阳光下。那一刻突然体会到古人所说的“可怜”是什么感受。不同与现在的“可爱”,也不单单是觉得漂亮,而是在感叹漂亮的同时内心里某处被触动了。俺被山杏花色诱了哦~~~~而且是很偶然的原因经过它两次,两次都让俺有惊艳的感觉,还两次都正好有云经过,奇异的缘分呐!!!也许前世俺与这棵山杏有过什么故事?XD(寒|||||听说山杏是雌雄同体,怎么能跟你有啥故事?!--#))
听说山杏花期很短,这次让俺们碰上了。
在远离俺们的山的那边,靠近山背的那边,山杏花开的比较盛,可以看见一片一片的花雪,真的很奇异的感受。明明五颜六色鲜艳的花都很漂亮,却唯独这白色在山谷里显得尤其纯净美丽,烂漫天真,轻盈可爱。
刚看到山杏花时只觉得一片花雪飘来,一度怀疑它们是樱花来着。因为这里它们开放的时间也正是樱花开放的时候,颜色也是粉白,仔细看也是单瓣。花小小的,串串在枝头,树下还有不少已经零落的叶子,而走到山腰开始起风时,更是有细小的花瓣随风飘落,很有些花吹雪的味道。不过爸爸坚持这不是樱花,俺又觉得不似梅花或者桃花,说是梨花妈妈又说不像,三人研究了一路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汗……一家子的花(白)痴,居然就是没想到杏花……一直到俺们心满意足下山了准备离开时,才看到山门那里一个角落树上有牌子才得知具体花种。
话说,山门那棵山杏是俺们所经所见里最大,也是最为美丽的一棵山杏了。这棵已经很高了,俺跟妈妈坐在它的花下,看枝头随风轻摇,洁白的花串在湛蓝的天空里格外娴静纯洁。再不时随风飘落点花瓣下来……浪漫啊!说来也奇怪,路上所见的花儿们,好像是在阳光阴下去时才显出最可爱的一面,这棵却丝毫没有关系~
山杏花是在平凡与单纯中显出灵性的花儿。喜欢~~~或许就是因为它不似玫瑰与牡丹的贵气,才让它的美里透出一点亲切来。
俺样……果然还是一介平民啊-_____-|||||||
相比之下,迎春就像个山村的小丫头……很活泼很闹腾很耀眼很春天,但是,总归是野气了些,很容易就成配角了。
值得一提的是新叶也是很漂亮的。有些小灌木细细瘦瘦的枝干上刚刚抽出嫩芽,灰褐色的干节上伸出零星的尖尖头,上面是稍深的嫩红色,红色之下是像能掐出水来的油绿小叶子。嫩红,嫩绿,柔软的新叶从像是已经死去的枝干上钻出来,探出小小的脑袋,让人想去抚摸。
真是些超超超可爱的小东西啊!>_<!
可惜俺没有相机,手机又正好没电,一张照片也拍不回来……山杏花估计再想拍就得明年了TAT……
俺们今次爬到了山顶最高的望儿亭。站在顶峰往下看,连颐和园的湖水与亭台楼阁都看的很清楚。视线很远很远。房子一簇一簇的,像蚂窝一般。俺看着那些小的好像一只脚就能踩碎无数的房群,不由得想到,这里哪怕是一栋也值近亿的钱,俺看到的这些,得值多少钱啊!T_T……俺们向北向西眺望,一直看到茫茫无人烟的天边,妈妈说,那边是内蒙古草原么?俺:……不过让人惊讶的是,无论哪个方向,人类居住的房子都蔓延得很远。俺指着东面对妈妈爸爸说,那里就是俺们家将来房子的位置。妈妈跟爸爸:……
然后俺们看到地面有一片一片黑黑的区域,斑驳的很,而且,会变位置……黑色区域的里面,一切都像被烧焦一般黯淡而阴沉,不祥至极,初初看去挺吓人的。很快俺们就发现了,那是云的投影。因为天气其实是很晴朗的,因此没有阳光照耀的地方就变做一片焦黑,而云一旦离开,那里马上又恢复跟旁边一样的色彩与生机。原来生活在云的背面就是这个样子的呀~想起以前多云时候一会儿明亮一会儿阴暗的感觉,如果站在向天空那么高的地方看,其实也是这样一片片焦黑随着云的移动而移动罢。
云的投影在晴朗的天气里不是平时所见投影的模样,而是像烧毁的诅咒在地面不断寻找新的目标。自然也许本来就比人类想象中要可怕的多。
ps:这次唯一的不如意就是风。出门时没什么风,直到爬到半山风也很小,可是下山时风却起来了,快到家时风就很大了。俺先出一身汗,再被风一吹,透心凉啊……到家果然脖子毛病又严重了……
------
下山归家,听妈妈爸爸说他们童年时代家乡的故事,随手画了这个↓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