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数月前刚参拜过靖国神社、大选前曾表示“后悔”自己上个首相任期内没能参拜的安倍晋三,如今却对自己在新任期内是否参拜支吾其词,仅表示明年春季将不例行参拜。看来,安倍是把参拜当作一张牌捏在手心,以在中日关系不可通融时甩出,从而转移视线,转嫁民怨。靖国神社作为祭祀场所,何以有如此魔力?
很多人说是供奉了14名甲级战犯的缘故。不错,除了这14人,还有2000多乙、丙级战犯也在“灵玺簿”上面。但“供奉”一词并不妥贴,因为神道教没有牌位概念,靖国正殿里没别的,就大梁上挂面镜子。你要参拜的话,先在神社入口处交香火钱、签名,一会儿有人带你去洗手、驱邪,再到正殿门槛外,对着镜子鞠躬或跪拜,原路返回途中喝杯清酒,这就完了。灵玺簿呢?在正殿后面一个叫“奉安殿”的仓库里,平时外人看不到,也不愿翻,簿上有近250万人呢。
上述14人“合祀”进来是1978年的事,之前历届首相私下参拜可谓稀松平常,吉田茂、池田勇人、田中角荣都在各自任内参拜了5次。即便合祀之事曝光后,铃木善幸也还是在首相任内参拜了9次,中曾根康弘有10次,且最后一次是当公务去完成的,即所谓“官式参拜”,结果引起中方抗议。此后有10年时间,日本首相就不参拜了。打破此默契的是桥本龙太郎,但他当政时间短;真正激起中国愤怒的是小泉纯一郎,他每年都要拜一次,且越来越高调,引发中日“政冷”。小泉之后,安倍、福田、麻生都较守规矩,鸠山、菅、野田都对遗族会不感冒,所以靖国问题未起大波澜。现在,安倍似乎又有一点要炒冷饭的意思了。
我们常用“拜鬼”来形容政客的参拜行为,但政客们都是做给活人看的。哪些活人?不是战犯的家属,他们才多少人,才多少选票?是遗族会的成员,他们号称有800多万,支部遍布全日本,其140多万死于战场的亲人中,绝大部分“死不见尸”,特别是在太平洋战场上,美军连收尸队一起干掉,骨灰都运不回来。这些无处寄托的遗族们,听说东京有块靠近皇宫的地方专门接待他们这些人,隔三差五地,天黑以后还搞些肃穆诡秘的祭奠出巡活动,就很来劲,并要求议员们也来拜。一些老兵,也选准了日子穿上旧军装招摇过市,惹得各国游客惊诧莫名。
image遗族会主要是祭奠普通士兵,为何不把“坏一锅粥”的那14人弄走?几年前遗族会也探讨过此事,但靖国神社非国营机构,属宗教法人,按神道教的解释,死人平等,不再追究罪过;倘请走14人,是否早些年合祀的那2000多人也要请走呢?那些原籍台湾地区、朝鲜的死者呢?“请神容易送神难”,靖国方面也不愿动。倘若由国家出面,新建一个没有宗教色彩、可供日本和外国领导人拜谒的国立墓地,靖国神社面临生意被抢,肯定会煽动遗族抵制,政客也就没动力了。
于是,反对政客参拜者暂时只好指望那些当了首相的人克制,不要玩火。但首相是靠派系、政党支持才得以立足的,有选举需要时内心会蠢蠢欲动,没有选举需要时,倘要制造外交紧张局面渔利,也会扣动这个扳机,以塑造强人形象。
从安倍的政治背景来看,在首相任内参拜了11次的佐藤荣作是他的外叔祖父,战后首开敌视新中国先河的首相、原甲级战犯岸信介是他的外公,安倍本人也是以在小泉内阁里敢于向绑架日本人的朝鲜“叫板”捞取政治资本的。作为重安保、外交的“斗争型政治家”,安倍在参拜问题上的暧昧表态,值得我们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