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开始一个漫长的夏天,这个夏天,距离上一个酷热,匆匆又4年。在这个柳絮飞扬的初夏,光线热烈,有些刺眼。每天行走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一遍又一遍地丈量。

热干面的芝麻香依旧散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太子里的觥踌交错西北湖水面上泛起波光粼粼,仰望民生大厦,城市的星光汇聚塔顶,欲望俯仰皆是,飘荡在上空。

总是在努力寻找,这是个什么样的城市,有着怎样的悲欢离合?很遗憾,事实总是沿着愿望相反方向发展,4年间,3个城市,一个笨拙的陌生人,闯入一个陌生的城市,挖掘新鲜,消化,然后迅速遗忘。

一个漂泊的人,是为了有一天,找到自己的家门。

“门”,这个宏大的叙事结构,在我这个年纪,缺乏足够的操作力,有效把控。呈现出来的结果,常常是事与愿违。就像我讨厌搬家,却在半个月内,不得不从A搬到B,再从B搬回A一样,越来越多的事,超出意志和能力范围。唯有不苛求,才能慰籍。反映在利益格局里,就是得失间的取舍。

相比于得到,失去更让人耿耿于怀。其实很多时候在乎的并不是失去的东西,而是失去本身。用郭郭的话来说,得不到的东西是最好的,比如女人。这个年纪的女人,还有男人,在心里大多都有杆秤,秤的两头,一个放的是“得”,另一个是“失”。力量不断转化,得失之间,永远没有平衡的秤。

永远公平的大概只有时间,时间如同上帝般俯视生灵,欢笑与泪水、静谧与癫狂、丰收与枯萎,冷漠与爱情,激动与辉煌,刺激与庸俗,平淡与温情,得与失,一路走来,又一路走过。在心里,留下浅深浅硬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