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好几年的总结,今年没有写,却就在这一年写总结成了个流行,也写一个吧。
这一年搬了三次家,从帝都搬到了魔都,回到了那个没有暖气、四季格外分明的城市。
上前半年是在帝都的宏大叙事,重新跳进了核电、三峡的大坑了,却不觉得厌烦...仿佛是跳坑跳出经验来了,每每居然还能找到
新鲜感,很服自己的气。
下半年,在魔都转转悠悠,去F老师的一个场子,好容易搭上话,送去一本杂志,却怎么都找不到我的名片儿——像做梦一样,可确实又是真实发生的事儿...这一年,一直在辗转、适应,跟房子较着劲儿,工作的事情,反倒显得忙里偷闲了,得好好检讨,希望明年不要如此。
就这样,终于在这一年的下半场,缓缓地软着陆了,可以慢慢儿想点东西,也挺好。两个遗憾:LHC的游记,至今没有写出来;PM2.5的文,写得太早了,写的时候,我还没有想清楚,写完后,才忽然明白这件事情的本质...于是,我就写了个手记发在内部信箱里——好吧,今年,最好的文章都是手记,关于核电的一个,关于PM2.5的一个。
到了年底,还是让人舒坦的。见到了老袁,去年年会,我借着酒性跟领导许愿,说一定要拿下老袁,今年居然完成了,虽然只能算马马虎虎,不过,至少,我写的很High。采访了袁的一个学生,以及李昌平老师,都是非常坦荡的人了,他们没特别要求审稿,我还是把双方的回应,合在一起发给他们看,然后,双方都很理性,也没有人要求撤销自己的意见。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这样,勿论立场地平和讨论,这个世界,多么好。
然后,年会时,没有喝醉,年会过后,去见了个医生,不抱什么希望的访谈,却有不少惊喜、意外。我们讨论那个临床试验,还有基因型——也算个奇迹了,一个拿手术刀的外科大夫,和一个曾经物理系的学生,讨论个SNP,居然能很happy。对方是研究癌症的,动不动是中位寿命,我就问,不是平均嘛?回答说:不是,因为平均的话,寿命长的那些人能够很容易地就把均值拉上去的。然后,我豁然大悟,我的收入就是这么被平均的。
过去的一年,是乏善可陈的一年,希望来年能好。
交成绩单了。这一年里,我还算看得过眼的几篇文:
http://www.nfpeople.com/News-detail-item-738.html   中国核电,大跃进与急刹车——标题是编辑起的,我写的时候,其实是不带好恶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我都不敏感,就是觉得,那是一场Suffering of all the mankind
http://www.nfpeople.com/News-detail-item-1148.html  三峡的文,我觉得还中肯,感谢卢先生的大气魄了...其实,也是帮我做了些梳理,我也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http://www.nfpeople.com/News-detail-item-2499.html  关于袁隆平的文,其实,我写的不是他,而是农业,禾本科的驯化、转基因、有机农业之类的 ... 这篇,是向那个我很喜欢的德国女人致敬的,写完后,我觉得,除了没法去采访者工作的现场,境界上,我不算差的...剩下就是人的功夫了,慢慢儿、点滴地积累吧。

最后,许三个愿。
新的一年,我希望能坚持做一个专栏,
                    翻译一本书,
                    好好再跳几个大坑,最好三个月一个——我的的确确已经变成了大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