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还笑嘻嘻的磨洋工,结果昨天连洋工都不磨了……一觉睡到早上9点,去实验室写程序去。
    今天早上,果然发生了压根没听到闹钟铃声的惨剧……一觉起来了就10点了……
    跑不跑呢?跑!
    往窗外看一看,阳光在暴晒着,跑不跑呢?跑!
    可是往哪儿跑,却是个问题呀。学校的马路上肯定已经满是车辆了。

    快离开家的时候,从在客厅闲聊的鲁涵、广业等诸位同学那里得到一则咨询:离pasir panjang路不远就是一个码头,那里就有一个西海岸公园(West Coast Park)。
    跑过两条马路,果然码头就在眼前,绿树也在眼前。往公园中拐进去以后,头顶的阳光立刻变得柔情起来,一丝一丝的从树影中穿透下来,洒在我的额头和肩膀。公园里面都是绿色的,树林和草地,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或坐在草地上,或一家人惊叫着骑一种不可能跌倒的三轮“自行车”。
    我跑过树荫,跑过阳光,跑过欢笑的小朋友身旁。我是一个快乐的胖子,用不轻盈的脚步一路向前,带着喜悦。想起了李志的歌词:胖子没有停止他的飞行,因为落下的时候会发出巨大的声音。
    
    跑了很久,跑到了路的尽头。路的尽头,竟然是海!
    不是那种一望无际的海,是工业化之后的海。海面上有着油轮、货轮,有着高高低低的起重机,远处有着为原油加工的建造的人工岛以及岛上面原油工厂。
    但是,这些在海面上并不拥挤,因为它是海。金色的阳光跳跃在海面上,风一下子吹过来拂我国的身体。那一刻我有了小时候的心情——小时候的星期天,爸爸妈妈总会一次又一次的带我去工人文化宫,而我总能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去公园的喜悦。

    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每天早晨,我都能看到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