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了好久的雨没下下来,晚上开始起雾。
      吃完饭,围着新体遛弯儿,天色渐暗,拄着预备的雨伞,一步步向前。
      抬头看面前的一排排宿舍楼,一盏盏路灯,还有披着面纱的新体育馆,感到一切是那么不清晰。
      雾天有雾天的好处,它让我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清晰的。
      它不绝对按照轨迹运转,它不存在道理和规则,它只是介于混沌和清晰之间。
      也许,人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不让它那么混沌,但又无力让它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