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关于上海的最后一期了,一直很谢谢朋友们对我的关注。这可能对我坚持下去有帮助。想起最初写博客是有点目的不纯的,当时的想法就是能坚持拍照,坚持拍照能让我不停地行走。回顾博客生涯我提的最多的还是流浪,就如某老师说的一样,内心深处某些因子是很难因世事所改变的。照片拍的好不好无需评判,我要的更多的是个过程。

image

在这个不算长的人生中,我真的很少崇拜谁,除了余纯顺,他给我的是一种不灭的信念。也许有一天我会崇拜自己,但也仅仅是生命完结前短短的一瞬。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路,始终希望在生存之外能活的真实些,不要让太多的世俗的眼光把我的生活沾染。该笑的时候还是会笑,该哭的时候还是会哭,就算别人评判我是个小孩,那也无可厚非。

image

 人生的经历教会了我生存,同时也教会了我生活。大学的学习让我有了生存技能的同时也领悟了如何去感受生活。建筑学让人迷恋的也许就在于他用了一种生活的态度去生存。我们现实而又充满理想,坚持而不偏执。生活本质是朴素的,草屋一间何陋之有,退去华丽的妆颜,生活需要的是内心的宁静。

image

一直在进步,却从来没有想过超越谁,我要做的只是我自己。有时候推荐自己的博客给朋友看,朋友会问我你的照片是什么风格。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的是什么风格,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模仿谁,我一直在在做仅仅是记录了我所经历的。很多事情转瞬即逝,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不喜欢商业片的原因便是你可以设计,可以超越,而我只能随缘。

image

用心去拍一张照片,反应的是你看待事物的角度。有人说我的照片大都很安静,也正如我期待的生活一样。生活是平静而温馨的,在轰轰烈烈之后。在为理想而奋斗的同时真实的去对待爱情,对待友情,对待自己。

image

说的越多就越觉得自己啰嗦,我讨厌啰嗦。少谈点自己未必不是件好事,按我老爸的标准我已经做得很好,因为他实在没有什么标准。他一直告诉我你可以不善良,但是一定不能做伤害别人的事情,生活觉得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我觉得自己蛮善良的,所以老爸我已经超标了,您老该感到庆幸。

image

最后一组照片是在上海拍的一些建筑,他们大都没有华丽的外表,却让人流连忘返。没有流派一说,我把它们归纳为气质型建筑。朴素的外表,却值得你细细玩味,小小的一个细节也会感人至深。  太过于绚丽的东西有如浮云,时间一长便风轻云淡,唯有内涵会随岁月变迁而显得越发醇香。

image

我信奉经典,经典能带来永恒。常常会反思什么是建筑,什么是生活。曾经动摇过自己的观点,到今日却越发的坚持。好并没有什么标准,所有的标准都在于自己。现在被批判也许是他日被崇拜的,所以坚持吧,动摇的始终是看待别人的眼光。

image

不管是你还是我,我们都难免于众口铄金,好与坏也许就是别人的一念之差,而对于自己我们只能一如既往。博客的照片不是所有都很好,而所有的都是我喜欢的。每一张都有他出现的原因,展示也好,怀念也罢,无需评判。

image

也许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so cool的建筑原来却是个屠宰场。我们在丰富的空间中穿梭,在牛道中上下,始终保持着兴奋而惊叹的心情。

image

没有装饰,连混凝土都是最毛糙的。但你不得不爱他,爱他的狂野,爱他的深邃,只因他真实。

image

一群人由此分道,不久你会发现不同的人出现在你不同方位,我们能互相看见,互相说话,却很难知道怎么去往对方的位置。不经意间从你下方冒出一个人,抬头见我,眼中的迷茫转向了惊喜。

image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方正而略显丑陋的老屠宰场里面。而他却是在即将被拆毁的时候,被人从旁边高层所发现....

image

上海火车南站也许是中国最好的火车站。他简洁合理,没有多余的装饰,华丽的合乎一切功能。在这样一个繁忙的都市,你不会在这里感到拥挤,即使在雨天你也可以不用带伞出行。

image

在这里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去细细的感受他,甚至有了逃票上车的想法。人流在这里被合理的聚散,城市的高架、地铁、公交都在这里有合理的联系,直至溶为一体。

image

有时候我不得不感叹,常常让我们厌恶前往的火车站,在这里却让我逗留了如此之长。

image

大学里极度反感有些人,误导我们忽略生活,遗忘建筑的本质,让很多人学会了装B,变得浮躁不能沉静的思考。他们酷爱用高深而显得很玄的手法包裹自己空乏的皮囊。鄙视之....

image

讨厌以艺术自居的建筑师,真正的艺术和建筑一样是不会被某种形态所限定的。做到了极致自然也叫被叫做艺术了。感谢盖里让我明白华丽也有个朴素的开始。

image

回顾上海,回顾在同济设计院的日子,我庆幸我的人生有段这样的经历。关于上海的系列也就此结束,我也要开始新的上海征程了。

呵呵,原来我一直在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