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柯为什么要去写《PJ欢迎你》那样应景又滥觞的堂会歌曲?这首Eason的新歌《不要说话》就很得我心——同是小柯,他还是属于腐朽小调级高手,那些长江长黄河黄的,还是派给阎肃人等比较好。
■今天上公交车竟然有差佬当班,一万个不舒服,搞得像非常时期,草木皆兵的味道。本来是一喜庆的事,现在成了进场子看下火把都恨不得查上三代成分——至于么?况且那管我什么事,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呀。
■以前有人哭着喊着要来这个闲适得很多人是每周才出现一次的“每周一星”的部门,这次换岗却没多少外部门的人来问津。其实看看我现在的状况便知,只能靠葡萄籽油茄红素油蜂王浆菜花粉东哥阿里咖啡和砖茶聊以铸就硬抗身体,就知道事情有多么的繁杂和烦杂了。
■于是,终日和和气气的部门,终于出现了刚刚换岗到同一部门的人,在开会上摔臭脸对骂,让人见识了一下什么叫“闲时是朋友,乱时是冤家”的空前盛况。
■我开始在夏天无可救药地爱上麻质衣裤,这意味着荷包在淘宝上无限制地爆灯,而且终日皱巴巴地示人,但自己暗爽才是真的凉爽。
■今年夏天竟然平均下来很凉快,没有了前两年所谓的百万人口周末逃离热岛的盛况。老天爷让你痛苦地摇坠了一下,但会在天气上,补偿你一点点小小的相对凉爽。
■因为听说那个超级理想主义并两口子都在同一间公司干活而预言将一辈子奉献给那公司的主编辞职,逐买下了原服务杂志昂贵版副牌杂志的最新一期——唉,广告好到THE NORTH FACE都抢着来登他家最新款的越野跑鞋了,创始人却走掉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才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或许,那些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事情,是我太过于八卦了吧。
■所以还是拉近了来想自己的事情,期盼这些恼人的碎事快点结束,好去FB一下全身按摩加捏脚。
■不要说话还说那么多,真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