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

快到四月,本埠仍旧泛寒。

但,这毕竟是又一个春天,
各路演出迎来跨年之后新巡回,
广场已经四处风筝,
诗人也再来写梦。

照旧是一点新,一点旧,
只是所属暗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