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工体,是一个大局。从东四十条地铁站出来,向东步行三站地的一路上,人潮汹涌。一步一步不是脚踏实地,而是穿越一条时空隧道。沿途从望远镜、荧光棒 到海魂衫、红领巾,就这样走回另一个时代。工体北门前人山人海,让我想起阿城的《棋王》开篇第一句“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身处在 人群中的焦虑压得我不能呼吸。我为什么如此紧张?

演出开始十分钟后,和二丫携手入场。工体就像一个大漩涡,入场的人们在外围旋转,寻找自己座位的看台入口,漩涡的中心就是舞台。漩入场就坐后发现旁边的座 位上居然是导演张扬,当年何勇的《钟鼓楼》MV就是他导的,MV里的钟楼、鼓楼、后海、银锭桥,遥远似古代。如今再次听超级奶爸一样的何勇唱起《姑娘漂 亮》,看着何爸爸坐在轮椅上手擎三弦低眉信手续续弹,一直到那一长段华丽的吉他斗三弦,何勇携着腰间的吉他上下翻飞,何爸爸端坐轮椅上稳如泰山,用手里四 两的三弦拨弄起千金重的钟鼓楼。知道会激动,没想到心都要跳出来了,嗓子都喊岔声儿了。举起泛着劣质橡胶味的望远镜,死死抵住眼眶,看着眼前跃动的海魂 衫,眼泪哗哗地流,一会儿功夫望远镜片上就有了一层哈气。如果还有下次,还有机会能再次看到何勇父子的演出,我要穿上海魂衫图案的比基尼,我要系上红领 巾,我要穿带盘扣的比基尼,我要听三弦伴奏的摇滚。

你只有一张吱吱嘎嘎的床,你骑着单车带我去看夕阳
你的舌头就是那美味佳肴任我品尝,你有一个新的故事要对我讲
姑娘姑娘,我漂亮漂亮
昨晚,我为你漂亮了一整夜
我比李素丽还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