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夜的Gimlet(眠らぬ夜のギムレット)

翻译:奇山翻译组
制作:purple

眠らぬ夜のギムレット(不眠夜的Gimlet)

原作:遠野春日 
装画:沖麻実也
発売 :2005年10月28日
封入特典 :遠野春日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ノヴェル付ブックレット

社を挙げての一大プロジェクトのために、絶対この男を落としたい──。
大手建設会社の営業部に勤める篠崎槙弥がターゲットに据えるのは、NY帰りの新進建築デザイナー·五辻紘征。じつは、自社取引先の御曹司である槙弥には、親の七光りで出世したとの噂がささやかれている。己のプライドに懸けても、この仕事は失敗できない──!! 五辻に近づくため画策する槙弥。けれど、傲慢で自信家な五辻は、まったく話を聞こうとしない。しかも、槙弥を翻弄するように、「俺が欲しいのなら、おまえを差し出せ」と条件を提示されて…!?
ドラマティック·アダルトLOVEがドラマCD化!

【出演】
篠崎槙弥:谷山紀章
五辻紘征:大川透
青木瞬:千葉一伸

 

Gimlet:雞尾酒的一種。由杜松子酒、伏爾加、果汁混在一起調出來的酒。


TRACK01  
篠崎槙彌:貼著瓷磚的建築,穿過陳舊卡拉OK的包廂和快餐部的門,

在更裏面的地方我找到了那扇門。黑色的門板上刻著沒有任何修飾的拉丁字母,

非常簡單的牌子:B-L-U-E——BLUE。就是這裏啊。

(開門)

五辻紘征:再見瞬,我們很快會再見的。

篠崎槙彌:(是這個人……不會錯的,沒想到今晚突然之間見到了他。)

五辻紘征:恩?

篠崎槙彌:(五辻紘征——在紐約非常有名的新興建築設計師,好有氣勢啊。

披肩的長髮,黑色的襯衫下袒露出強壯的胸脯,非常有自信的眼神,

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32歲了。啊?為什麼他一直盯著我看啊?

難道他看出我的目的了嗎?)

五辻紘征:失禮了……

篠崎槙彌:咦?

五辻紘征:不好意思,你能不能讓一下?

篠崎槙彌:哦。對不起。

五辻紘征:謝謝。

篠崎槙彌:(什麼嘛,真冷淡。剛才的視線是怎麼回事?而且這麼傲慢的男人我能說服他嗎?

不行不行,不能一開始就示弱……走吧。)

青木瞬 :歡迎光臨。

篠崎槙彌:晚上好。(這個男人是BLUE酒吧的業主兼老闆——青木瞬。

雖然是第一次來這酒吧,但是我毫不猶豫地走向了吧台,

對,現在開始才是關鍵,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TRACK02   
篠崎槙彌:上個月中旬我和營業部長一起被叫進了總部長辦公室。

沒有通過課長,而是部長直接下達命令——讓我有些期待與不安。)

部長:篠崎,你應該知道《NEO-X大廈》的企畫吧?當然這只是臨時起的名字。

篠崎槙彌:是的,總部長。西阪建築有限公司從十年開始就已經著手策劃
在新宿建那座大廈了。

備受期待的複合建築大廈企畫,我們成清建設公司也有競爭這個計劃。

總部長 :對,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樣,對西阪建築的這個計劃市里可是有
很多人在競爭啊,

如果你作為營業部與工程師接觸上了,這個計劃也就非我們莫數了,對吧?

篠崎槙彌:是的。

總部長 :你來公司已經是第5年了吧?今年秋天以後就升課長了吧?

篠崎槙彌:是的。

總部長 :你祖父還好嗎?

篠崎槙彌:還是老樣子。(又來了……我的祖父——篠崎勝次郎,與成清建設建有友好關係,

是舊財團七曜集團的統帥。順便說一下七曜集團的社長是我的父親。

雖然讓大家不要太在意我的背景不過好像不行啊。)

總部長 :事實上,篠崎,我非常相信你的能力,有件事一定要拜託你來完成。

篠崎槙彌:什麼事?

總部長 :有一個男人能幫助我們。

篠崎槙彌:啊?

總部長 :是五辻紘征,篠崎。

篠崎槙彌:建築家的那個?

總部長 :是的。從紐約歸來的俊才建築家——五辻紘征。《NEO-X大廈》一定要他來設計。

西阪建築的社長西阪耕平氏唯一的一個要求。西阪氏非常欣賞五辻紘征的設計,

還親自到紐約去視察了五辻紘征的所有作品。

他還說如果不是五辻紘征的設計決對不要。

篠崎槙彌:是。

總部長 :不過五辻紘征自從回國以來,不僅是我們公司,所有的委託都拒絕了。

當然我們想盡辦法想說服他,都無疾而終。而且西阪氏說了,

如果不是五辻紘征的話,可能就要把這個案子交給其他公司來做。

篠崎,我們想如果是你的話也許會讓五辻紘征改變想法……

篠崎槙彌:您是說我祖父?

總部長 :是的,能不能拜託他幫我們一下。

篠崎槙彌:(如果是美國建築協會的理事、具有交際手腕的祖父的話……但是……)

讓我試試看可以嗎?

總部長 :你是說?

篠崎槙彌:我想試試自己的能力,要是無論如何都不行的話再去找祖父商量,讓他幫忙。

總部長 :但是這樣……

篠崎槙彌:也許外界有所誤會,我們家其實是非常嚴厲的。要是自己沒有努力就拜託別人的話,

他們是不會理睬的。

總部長 :先自己努力做要是不行再助一臂之力——是這樣吧?

篠崎槙彌:是的,正如您所說。

總部長 :好。那就拜託你了。不過,期限在下個月月底之前,可以嗎?

篠崎槙彌:我明白了。(這也許是個好機會。目前為止,我一次都沒有動用篠崎家的力量,

但是周圍的人卻一直在謠傳我是“沾了父母的光”、“有特別待遇”之類的。

我好不甘心,但是,如果用我自己的力量讓這個“誰也攻陷不下的男人”點頭的話,

能讓像LANDMARK一樣的大廈在新宿建起來,這次是讓大家認同我實力的好機會。

這麼想著的我,首先對五辻紘征這個男人進行了徹底的調查。

個人資料自然是不用說了,人際關係、喜歡的食物與隨身物品、休假日的行蹤……

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大學的朋友。從10年前一直呆在美國的他,

除了在日本家人以外唯一有來往的對像,在六本經營一家雞尾酒吧,

業主兼老闆——青木瞬。)
 

TRACK03   
青木瞬 :你是第一次來店裏吧?

篠崎槙彌:恩。那個……我臉上有東西嗎?

青木瞬 :沒有……對不起對不起,因為你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

並不是直接認識的,只是從朋友掛的照片上看到的。不會真的是你吧?

篠崎槙彌:不知道,我覺得應該不是吧。我以前很討厭拍照,所以拍的照片很少。

青木瞬 :也是啊。對了,你要喝點什麼?

篠崎槙彌:Gimlet。

青木瞬 :咦?Gimlet啊?越來越像了呢……

篠崎槙彌:咦?

青木瞬 :啊,對不起。沒什麼,我是說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哦——我這樣說了你會討厭嗎?

篠崎槙彌:不會,沒關係的。(雖然是一座陳舊的建築,店內的裝潢卻非常漂亮,

給人很舒服的感覺。牆上鋪著石子,中間的間隔是用玻璃做的,

給人很溫暖的感覺,我覺得這家店真不錯。沒有其他客人覺得挺可惜的。)

青木瞬 :我這裏總是這樣子的。

篠崎槙彌:咦?

青木瞬:要穿過一層的房子才能到這裏的客人真的很少呢。誰叫這裏是最裏面的房間呢。

因為這個,熟客們都開玩笑說這真是家沒有幹勁的店呢。你喜歡雞尾酒嗎?

經常喝?

篠崎槙彌:也不是喜歡啦……

(因為是營業部的所以經常要喝酒,之所以點雞尾酒是因為以前有個男人

曾經教過我如何喝的順序,這個習慣一直還記得。因為非常好喝所以很喜歡,

那是8年前的事了……是跟祖父到紐約去的事。)

篠崎槙彌:真是無聊的舞會,我這樣的人出席紐約俊才的社交舞會,也只有那麼一次。

祖父拿著酒杯與周圍的人寒暄問候,我一個人站在角落裏。

五辻紘征:你也是一個人嗎?

篠崎槙彌:咦?恩。(感覺很舒服的聲音,是一個日本青年。)

五辻紘征:還是學生嗎?

篠崎槙彌:我是在日本上大學的,偶爾在暑假裏被祖父帶到這裏來。

五辻紘征:是這樣啊。我好像在這裏也沒有認識的人呢,穿成這樣也是第一次,

不過領了獎,就這樣做完自我介紹就走好像太沒禮貌了。

篠崎槙彌:(這麼說來,剛才這個人好像是拿了個什麼獎,大家都在為他鼓掌。)

五辻紘征:我們到陽臺上去吹吹風聊天好嗎?這裏有點熱,而且我對那些夫人的香水有些敏感。

篠崎槙彌:我也是。

五辻紘征:對了,你要喝點什麼嗎?

篠崎槙彌:啊……我太瞭解這些……

五辻紘征:你喜歡烈一點的酒嗎?

篠崎槙彌:大概一般的那種吧。

五辻紘征:那我們就都來試試看吧。那裏的吧台好像什麼都可以為你調製哦。

篠崎槙彌:(我聽了他的話第一次挑戰了雞尾酒。首先是Gimlet,

後來雖然也有和大學的同學喝過酒,不過都是啤酒。

橙汁與不甜的松子酒清爽地混在一起的雞尾酒,正合我的口味。

之後他選了一杯非常容易入口的Paradise,這是比Gimlet更加溫和的雞尾酒,

我很喜歡。邊喝著雞尾酒,我們一邊漫無邊際地聊著。)

五辻紘征:好的建築造型能讓身體都為之顫抖地感動。

篠崎槙彌:(如此說著的他,眼神是那麼的熱切,我好羡慕他有自己熱衷的東西,

我也想快點找到這樣的東西。建築——這個關鍵詞,

那個時候讓我第一次沉浸在那裏面。)

五辻紘征:啊,快要結束了呢。

篠崎槙彌:和你說話時間就過得好快呢。

五辻紘征:再喝一杯吧,你要什麼?

篠崎槙彌:和你一樣吧。

(第三杯是Glass hopper。有些怪怪的甜味,薄荷的味道非常清爽,正喝著的時候祖父來找我了,那個青年好像認識祖父,有些吃驚的樣子,就這樣我被祖父帶走了,雖然有些戀戀不捨,我與他點頭告別等下次有機會再見。之後當然就沒再見過了。)

青木瞬 :給,Gimlet。

篠崎槙彌:啊,謝謝。

青木瞬 :你在想什麼呢?

篠崎槙彌:不、沒什麼。好喝……

青木瞬 :謝謝。

篠崎槙彌:那個……剛才和我擦身而過的那個人……

是最近非常受矚目的建築家——五辻紘征吧?

青木瞬 :你知道得真清楚啊。

篠崎槙彌:事實上我對建築很感興趣。比起建築,準確說來,我現在對五辻紘征更有興趣。

沒想到今天晚上在這裏與所崇拜的人撞個正著真嚇了一跳呢,心臟都差點跳出來。

青木瞬 :崇拜的人啊?也就是說你以前就知道紘征的事了?

篠崎槙彌:也不能說是很早以前啦,媒體的報道也不是很全,大概是半年前來這裏再往前一點吧。

老闆你和五辻先生是認識的嗎?

青木瞬 :是啊,我與紘征從大學開始就是冤家。那傢伙從以前開始就很粗魯、一點都不親切,

還能做這麼長時間的朋友,大概就是孽緣吧。

篠崎槙彌:現在都還到老闆的店裏來喝酒,肯定是非常信賴您的。

青木瞬 :大概是這樣吧。接下去要喝什麼?

篠崎槙彌:Paradise。

青木瞬 :我就想會是這樣。

篠崎槙彌:那麼,我下一杯要點的雞尾酒你知道嗎?

青木瞬 :你點的第三杯應該是睡前酒,清爽的口味,

而且給人非常溫和的感覺——Glass hopper,對嗎?

篠崎槙彌:不是吧?!

青木瞬 :我猜中了?

篠崎槙彌:猜中了。老闆,你不會有讀心術吧?

青木瞬 :哈哈哈哈……你真坦率,好可愛啊。

篠崎槙彌:那個……我已經快27歲了。

青木瞬 :我猜你也應該是這個年紀。

篠崎槙彌:(與五辻紘征一樣,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

和這個搞好關係真的能與五辻紘征扯上關係嗎?

這樣想著的我,與平常的習慣一樣,喝完第三杯就結帳了。)

青木瞬 :下次再來哦。來這裏的話可能還會遇到紘征。

篠崎槙彌:不過……我好像對老闆你更有興趣呢。

青木瞬 :那傢伙可要傷腦筋了。

篠崎槙彌:再見。

(事實上有謠傳說五辻紘征是GAY,老闆又和五辻紘征一樣帥,我差點就要問:五辻紘征與老闆是戀人同志嗎?這樣就涉及到個人隱私了,所以我一整晚都忍住沒有問。我一點都不知道這件事將會影響到我以後的人生。)
 

TRACK04   
篠崎槙彌:去BLUE的第三個晚上,從第一次到這裏來已經過了1個星期,

我與老闆的關係已經好到互相叫“瞬”和“槙彌”的程度了。

差不多可以說一些接近目的的對話了。部長他們也開始在詢問進展了。

青木瞬 :成清建設啊,你在這麼大的公司裏工作啊。所以你才會對建築有興趣啊。

篠崎槙彌:是啊。有時看到非常棒的建築,全身就會激動得不得了。

青木瞬 :哈哈……也就是說,想讓你興奮起來的話,只要把你帶到著名
建築的店裏去就行了。

篠崎槙彌:你這種說法怎麼讓人有些奇怪的想像,好像有更深一層的含義似的。

對了,瞬,雖然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了,我真的是五辻紘征的FANS,

但是為什麼五辻先生不想在國內建造自己所設計的大廈呢?

瞬你知道些什麼嗎?難道說因為一直在美國活躍,一點都不想得到日本對他的評價?

青木瞬 :不。那傢伙可不會在意這些,他不會搞這些小動作的,意外地規規矩矩。

篠崎槙彌:那麼,只要符合條件也會接受委託的吧?

青木瞬 :恩……怎麼說呢……紘征是一個只要一接受大案子的話,

短時間內都會一直埋首苦幹的類型。總之,就是個心血來潮的男人。

學生們都沒有磨練的機會,所以雖然很有名,但是工作人員卻很少。

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是不會接的。

篠崎槙彌:但是,瞬難道不想看到嗎?紘征在日本造的第一座複合設施大廈。

青木瞬 :那是什麼?有這種事嗎?

篠崎槙彌:這個本來是內幕的,有一個建築計劃是在西新宿建一座摩天大樓,

如果紘征先生接手的話,一定會被稱為五辻紘征先生在國內的第一座建築。

青木瞬 :咦……

篠崎槙彌:我只要一想到這個就很激動……不過,本人好像一點都沒興趣的樣子,真可惜啊。

青木瞬 :是啊。

篠崎槙彌:能不能……讓瞬提出來試試看啊?

青木瞬 :是啊……不過這個是紘征拒絕掉的工作吧?由我來說也有點難以啟齒吧,

因為紘征是一個一旦下定決心就不會改變的男人。

篠崎槙彌:不過如果是瞬的話應該比別人勸得進去吧?

青木瞬 :恩……Glass hopper,在它還沒溶化前快喝吧。

篠崎槙彌:哦。是、是啊。

青木瞬 :OK,槙彌,我會試著和紘征說的,不過……

篠崎槙彌:恩?

青木瞬 :槙彌……

篠崎槙彌:是。

青木瞬 :我想吻你。

篠崎槙彌:咦?

青木瞬 :討厭嗎?

篠崎槙彌:也不是討厭啦……

青木瞬 :槙彌,好可愛。

篠崎槙彌:(這個吻,短暫地如同是普通問候般的吻。

但是那個吻,是我和最後一任女友分手之後隔了3年的吻,

腦子裏一片空白,等我回過神來時候,瞬的手指正摸著我發紅的臉頰。)

青木瞬 :你真的好可愛好美啊。

篠崎槙彌:瞬……約定呢?

青木瞬 :我當然會遵守的。今天晚上我就和紘征聯絡,我雖然答應會盡力和他說這件事的,

但是卻不能保證他一定接。你應該明白吧?

篠崎槙彌:是的。

青木瞬 :我想可能的話後天就能給你答復了。

篠崎槙彌:(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像著五辻紘征的各種答復,心裏激動得不得了,

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就這樣到了第2天早上。)
 

TRACK05   
篠崎槙彌:你說紘征先生想見我直接談?是真的嗎?

(雖然一直想聽到這樣的回答,現在忽然變成了現實我有點不敢相信。

還以為他會繼續拒絕我們的,是什麼讓他改變了注意呢?

還是因為他與青木瞬很親密的緣故?)

謝謝你瞬,對了,紘征先生他想與我們公司的哪位主管談呢?咦?我嗎?!!

(在約定時間的10分鐘前,賓館36層的酒吧裏,

我被服務生帶到了可以欣賞到美麗夜景的位子上,我懷著激動的心情,

坐在面對窗戶的沙發邊上。還有5分鐘……不,

如果是五辻紘征的話,可能會遲到10分鐘。)

五辻紘征:你來得真早。

篠崎槙彌:啊,五辻先生!

(今天晚上他也穿著黑色的襯衫黑色的褲子。身材高挑感覺非常有魄力,

強壯的、非常有男人味,連男人都會羡慕不已。)

五辻紘征:一周前在BLUE裏有見過吧。

篠崎槙彌:是的。

五辻紘征:坐吧,能換個位子嗎?我比較喜歡坐右邊的位子。

篠崎槙彌:啊,是。

五辻紘征:喝點什麼?

篠崎槙彌:啊,對不起,我太呆頭呆腦了。我喝清談一點的酒就行了……

五辻紘征:聽瞬說你總是先喝Gimlet的……今天晚上不是嗎?

篠崎槙彌:因為要談工作上的事所以就……

五辻紘征:原來如此,工作上的事啊……

服務生:請問要喝點什麼?

五辻紘征:兩杯Gimlet。

服務生:是的。

篠崎槙彌:咦?那個……

五辻紘征:別擔心,工作的事很快就談完了。你想叫我接新宿複合設施大廈的設計案吧?

這是真的嗎?

篠崎槙彌:是的,您有興趣嗎?

五辻紘征:興趣啊……也不是沒有。

篠崎槙彌:那就是說……

五辻紘征:要看條件了。

篠崎槙彌:您的條件是指什麼?

五辻紘征:想要我設計的話你就得成為我的所有物——這就是我唯一的條件。

篠崎槙彌:咦?那個……您這是什麼意思?

五辻紘征:還不明白嗎?還是裝作不明白?不管是哪個,既然你要我再清楚地說一次

我說得更明白點吧,聽好了篠崎槙彌,我想要你,想要抱你。我剛才就是這個意思。

篠崎槙彌:啊,這種事……

五辻紘征:什麼嘛,你沒做過這種招待嗎?我認為你這張漂亮的臉蛋可是最好的手段……

篠崎槙彌:我告辭了。

五辻紘征:你去哪里篠崎槙彌?

篠崎槙彌:不知道,你真是太差勁了!

(電梯聲)

篠崎槙彌:什麼人嘛!擁有才能,又是個非常出色的人,

我一直相信他是一個正派的人,我……真是個笨蛋!
 

TRACK06   
篠崎槙彌:(怎麼辦……昨天的事我想是無法再挽回了,現在想想,

可能會因為我一個人的關係把這個大工程交給了其他公司……

果然只有靠祖父的力量了……如果變成那樣的話,就無法改變什麼了。

野瀬前輩一定會開心死了。)

野瀬:怎麼了?課長輔佐,一大早一臉鬱悶的樣子。

篠崎槙彌:野瀬先生……野瀬先生不也是課長輔佐嗎?請不要這樣叫我……

野瀬:“七曜”集團的公子做課長輔佐當然悠閒了。五辻大師的案子你還在磨蹭啊?

別再浪費時間了。

篠崎槙彌:這種事……

野瀬:果然擁有後臺的人就是特殊啊。作為貧民百姓的我們就只有羡慕的份。

篠崎槙彌:我完全沒有……

野瀬:怎麼樣了?

篠崎槙彌:咦?

野瀬:進展情況啊?

篠崎槙彌:托你的福,明天有好消息要彙報上級,野瀬先生。

野瀬:是嗎?好好努力啊,因為大家都很期待你呢。

篠崎槙彌:(完了……被他一挑釁就說了大話了。事到如今沒辦法了!

只有攻下那個厚顏無恥的天才建築師了,絕對!我才不會去央求祖父呢!)

(打電話)

篠崎槙彌:那個……是五辻大師嗎?

五辻紘征:是我。

篠崎槙彌:我是成清建設的篠崎。

五辻紘征:有什麼事嗎?

篠崎槙彌:我為昨晚的事道歉,能在見一次嗎?

五辻紘征:見了之後又怎麼樣?

篠崎槙彌:我想再聽聽您的條件。

五辻紘征:好啊,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今天晚上還在老地方見,時間也是7點鐘。

篠崎槙彌:是的,謝謝您。

(還有希望,在和他談一下,說不定除了上床以外還有其他條件可以轉圜。)
 

TRACK07   
篠崎槙彌:(然後五辻紘征與我坐在24小時之前同樣的沙發上,點了Gimlet。

但是在他的杯子已經空了一半的時候事態還是沒有轉變。

我的杯子裏一點都沒有減少)

五辻紘征:無論你開出什麼條件都沒用。我所提的條件就和昨天一樣,

除了這個我的回答都是NO。

篠崎槙彌:為什麼?我不是GAY,也沒有和同性做過,可能不能滿足你。

五辻紘征:你是篠崎一族的少爺吧?

篠崎槙彌:您知道得真清楚。但那又如何?

五辻紘征:討厭嗎?這個話題?

篠崎槙彌:現在要談的和這個沒關係吧?

五辻紘征:是啊。

篠崎槙彌:(這個感覺……為了安撫身旁的人,喝著手中的酒拉開兩人距離,

給對方時間冷靜下來……這的確是……對了,是8年前的那場舞會…… )

五辻紘征:怎麼了?

篠崎槙彌:咦?啊,沒什麼。

五辻紘征:剛才你說你不是GAY吧?

篠崎槙彌:是的。

五辻紘征:那為什麼和瞬接吻?

篠崎槙彌:(仔細想一下,這是當然的了,五辻紘征和瞬是戀人同志啊,

瞬和我接吻他肯定覺得不爽。)

五辻紘征:對我說不能接受男人卻和只見過2、3次面的男人接吻,你認為我會相信?

真是個隨便的少爺啊。

篠崎槙彌:不是的。

五辻紘征:你真是天生的淫蕩,你的表情就是這麼說的。

篠崎槙彌:別說了。

五辻紘征:你要裝摸做樣到什麼時候,槙彌?吊我胃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反而會讓你的立場更糟糕。

篠崎槙彌:不要!你幹什麼……放開我。

五辻紘征:不安靜一點的話,即使這裏是特別座,這裏的主管也會跑過來的哦。

篠崎槙彌:請不要這樣!

五辻紘征:還在抵抗嗎?

篠崎槙彌:啊……在這種地方,你瘋了嗎?

五辻紘征:誰都沒看見。你只要答應乖乖讓我做,我就帶你到下面我訂的房間去。

篠崎槙彌:不要。

五辻紘征:你就快下決心吧。是你今天晚上約我出來的,是你自己走到這裏來的,

也就是說你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不是嗎?

篠崎槙彌:不是的。我只是想和你再商量一下。但是你一開始就根本不打算聽我說。

五辻紘征:所以我是說了好幾次了嗎?任何條件我都不接受。

篠崎槙彌:你……一定是非常恨我這樣的人!不!你幹什……恩……住手……別再……

五辻紘征:接下來到房間繼續吧。你那倔強的表情與發軟的身體好性感啊。我喜歡漂亮的男人。

篠崎槙彌:不一點也不漂亮。

五辻紘征:人各有所好。總之,我想要的只有你。放心吧,我不會白抱你的,我會遵守約定。

篠崎槙彌:真的嗎?

五辻紘征:是啊。

篠崎槙彌:那樣的話,你馬上打電話給我們公司的營業部長,告訴他你願意接受大廈設計,

我會告訴你部長的手機號碼的。

五辻紘征:好的,槙彌,沒想到你是個考慮周詳的男人呢。雖然長著一張清麗脫俗的可愛臉,

一牽扯到工作就一點都不可愛了。

篠崎槙彌:多管閒事。

五辻紘征:是的,拜託你了。是的……是的……我會發郵件過去的……是的……再見。

篠崎槙彌:(從酒吧裏出來,五辻紘征就給部長打了電話,

然後清楚地告訴他會接手這個工作。這樣就行了。)

五辻紘征:好了,接下來該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

篠崎槙彌:瞬他知道嗎?

五辻紘征:跟他沒關係。

篠崎槙彌:(明明和瞬是戀人同志!真是個討厭的男人!對我來說這種男人根本就是個笨蛋!

我絕對不能有感覺。)
 

TRACK08   
五辻紘征:把浴衣脫了躺到床上來。

篠崎槙彌:是的。(五辻紘征脫了衣服,爬到床上。他那身健美的肌肉讓我屏住了呼吸。)

五辻紘征:害怕嗎?

篠崎槙彌:是的。

五辻紘征:我可不是那種殘忍粗暴的男人。

篠崎槙彌:啊……不要……啊……

五辻紘征:你好敏感啊……

篠崎槙彌:不……

五辻紘征:你真是可愛。把腿張開。

篠崎槙彌:不行……

五辻紘征:張開!

篠崎槙彌:啊!不要……那裏……

五辻紘征:放鬆!

篠崎槙彌:求你了,只有這個……五辻先生,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五辻紘征:所以我從頭開始教你啊。

篠崎槙彌:饒了我吧……我好怕……其他什麼事我都答應你……所以……

五辻紘征:那可不行,我那裏只想讓你緊緊包裹住,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叫我紘征。這樣我才會被你俘虜,對你溫柔。

篠崎槙彌:紘征……

五辻紘征:槙彌……只是手指,不用害怕。很舒服吧?

篠崎槙彌:不要!不……

五辻紘征:不是不要吧?和男人真的是第一次嗎?

篠崎槙彌:別……啊……

五辻紘征:你會喜歡上這個的,2根手指了哦……

篠崎槙彌:不……啊……

五辻紘征:差不多應該可以了吧……把腰抬起來!對,就是這樣……進去了哦……

篠崎槙彌:啊……啊……住手!

五辻紘征:槙彌,放鬆!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五辻……啊……

五辻紘征:槙彌……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已經……已經不行了……

五辻紘征: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啊……啊……

五辻紘征: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我和你也並不是那麼不投緣嘛。

篠崎槙彌:這樣……我也履行了約定了吧?

五辻紘征:是啊。

篠崎槙彌:(但是我卻有一種不會這麼一次就結束的預感。)

部長:幹得不錯啊,篠崎君。

篠崎槙彌:(第2天早上,我被叫進部長室誇獎了一番,但是我的身體深處卻留下了淡淡的刺痛,

因為這個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而且又有人說我是動用了篠崎家的勢力……)

野瀬:篠崎,這次你儘量準備好足夠的錢給五辻大師吧?

篠崎槙彌:野瀬……我沒有……

野瀬:還有可能會成為人家的跟屁蟲呢……

篠崎槙彌:這、這個……

(確實如此。雖然是暫時的,就算討厭也只能跟在紘征身邊……

就算討厭?想到這裏的我被自己並不討厭紘征事嚇到了。我可能不討厭紘征,

那傢伙這麼傲慢、自大、任性、但是……我不討厭他,我變得好奇怪……)
 

TRACK09   
篠崎槙彌:(結果在5天之後我又遇見了紘征,那個時候我是深刻體會到了,

明明知道紘征已經有了瞬,我還是沒問他到底打算怎麼樣。

就算問了回答也很簡單,這只是一場交易罷了,我不想當面問他。

要是受了傷害,會心灰意冷吧。就這樣懷著痛苦的心情,到約定的賓館
大廳見面。)啊?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啊,是你啊。切,已經是這麼晚了。

篠崎槙彌:你睡著了嗎?

五辻紘征:吃飯了嗎?

篠崎槙彌:還沒。

五辻紘征:我也還沒吃,你知道哪家店的東西好吃嗎?

篠崎槙彌:咦?是的,我知道有個地方。

五辻紘征:帶我去吧。

篠崎槙彌:(這樣子好像還是第一次,這到底是吹的什麼風啊?)工作還順利嗎?

五辻紘征:剛才一直在和你的負責人商談,因為有很多設計上的問題要解決,所以以後會忙起來。

篠崎槙彌:莫非……昨天晚上你沒睡覺?

五辻紘征:是啊。本來我是打算拒絕這個工作的,所以就接了其他一些細小的工作。結果這裏卻一下子忙一起來了。

篠崎槙彌:請不要勉強自己。

五辻紘征:咦?啊、啊!喝吧。

篠崎槙彌:啊,對不起。

五辻紘征:你的戀人呢?

篠崎槙彌:還沒有。五辻先生和瞬交往的時間很長嗎?

五辻紘征:瞬?和他的交情就只有大學時代裏的2年。

篠崎槙彌:(原來是這樣啊。)

五辻紘征: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呢?

篠崎槙彌:咦?這個……我本來以為是因為我和瞬接吻了所以你非常生氣……

五辻紘征:多吃點。這個龍蝦味道還不錯。

篠崎槙彌:咦?哦,是。

五辻紘征:明天有空嗎?

篠崎槙彌:是的,週六休息。

五辻紘征:下午1點到原宿車站來。補償你今天晚上。

篠崎槙彌:補償?
 

TRACK10   
篠崎槙彌:(這是第一次在外面見面。我們從原宿車站慢慢朝代代木公園走去。)

今天到底吹的是什麼風啊?

五辻紘征:沒什麼。看那個,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吧?

篠崎槙彌:當然了。國立代代木體育場,是代表日本的建築物之一。

五辻紘征:無論看幾次都令人激動的建築啊。

篠崎槙彌:是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是50年前造的嶄新建築呢。

運用了明治時代神宮的綠色,在舉行活動的時候也能看到它的美麗。

五辻紘征:出人意表的構造也是世上少見,我最喜歡的還是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中,

感覺到這些建築像人一樣是活的。我發誓總有一天要造出比這個更好的建築。

篠崎槙彌:你的話一定能造出來的。

五辻紘征:你……為什麼會選擇關於建築方面的工作呢?

篠崎槙彌:我對建築有興趣,大學時代的朋友有學建築的,聽了他的話之後我自己也感興趣了。

五辻紘征:哦?是這樣啊。那我應該感謝那個男人呢。

篠崎槙彌:為什麼?

五辻紘征:因為這樣我才能和你這麼親密相處啊。

篠崎槙彌:咦?

五辻紘征:走吧?

篠崎槙彌:去哪里?

五辻紘征:賓館。

篠崎槙彌:大白天的……這個……

五辻紘征:討厭嗎?

篠崎槙彌:不是……(只是猶豫了一下,我或許是這樣期待著的吧。

那個時候我明明下定決心不要連心都丟掉的,現在卻深深陷下去了。

對於讓我如此困擾的五辻我真恨得不得了。)
 

TRACK11   
社員A:真棒啊。

社員B:不愧是五辻紘征大師啊。

社員C:耐震構造能承受50度的震波呢 。

社員D:那些說要在中心造一根大柱子的傢伙們……

篠崎槙彌:一共36層,附地下室,複合設備,NEO-X大廈的藍圖基本上已經出來了。

漂亮又溫暖的感覺,隱藏的愛意的冷淡,紘征所描繪的建築就和他本人一樣。

知道的越多我就越被紘征所吸引。我真是笨蛋啊。

課長:篠崎。

篠崎槙彌:是,課長。

課長:不好意思,能把這個送到五辻紘征大師的辦公室裏嗎?是對方要重要的資料。

對方說因為有事情要商量所以在9點之前不會離開辦公室。在那之前能送過去嗎?

反正你今天要加班到8點吧?

篠崎槙彌:是的,我是這樣打算的。

課長:加油啊,不僅是總部長,其他上級也都在關注你哦。

篠崎槙彌:謝謝你。

野瀬:你看起來真是春風得意啊,篠崎。

篠崎槙彌:野瀬先生?托你的福。對不起,我現在很忙的工作要做……

野瀬:你別得意!你給我走著瞧,篠崎。我一定比你更早3年當上課長的!

絕對不會讓你搶先的!這次只是你運氣好罷了。

篠崎槙彌:有沒有辦法讓那個男人別這樣啊……

(敲門)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進來吧。槙彌,不好意思讓你特意送來。

篠崎槙彌:沒什麼。這是課長讓我拿來的資料,這個——

五辻紘征:哦。到那邊的沙發上坐一會。

篠崎槙彌:是。(真漂亮的辦公室啊。金屬、玻璃與木材組合,應該說造型獨特呢還是……)

五辻紘征:恩?還少一份呢。

篠崎槙彌:咦?真的嗎?可能留在辦公桌上了,我現在就去拿……

五辻紘征:不用了。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沒關係,明天也可以。反正我明天要到你們公司去,那個時候再給我就行了。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怎麼了?

篠崎槙彌:要在這種地方嗎?

五辻紘征:不行嗎?

篠崎槙彌:雖然門是鎖上了……

五辻紘征:沒人會來的。

篠崎槙彌:但是……

五辻紘征:閉嘴。別說掃興的話了,一開始我就說了,你該叫我紘征。

一直五辻先生、五辻先生的叫……

篠崎槙彌:但是……有點不習慣。

五辻紘征:那就讓它習慣!

篠崎槙彌:啊……恩……啊……啊?好像有聲音……啊……
 

TRACK12   
篠崎槙彌:第2天的下午,收到了一條讓我無法平靜下來的短信。

我立刻從休息室裏回來。短信上寫著:我知道了哦。

野瀬:(昨天我送去你忘記拿的東西,被我看見了。你想解釋的話

就立即到8樓的招待室裏來。)

篠崎槙彌:野瀬!

野瀬:哼!就和我短信上寫的一樣。

篠崎槙彌:你想要什麼?

野瀬:我真吃了一驚呢。沒想到篠崎一族的公子居然為了 工作和別人上床?!

真是太意外了。難道是如今為止的拿到契約也都是這樣來的?

篠崎槙彌:不是的。

野瀬:不管怎樣,只要有這個事實在,你再說什麼大家都不會相信的。

想要我閉嘴嗎?如果這件事暴露了,你家人應該會非常暴怒吧?

要是讓上級知道的話,就算是上層的人也無法包庇你吧?

輕則被降職,重則被解雇。你也這麼覺得的吧?篠崎。

篠崎槙彌:是的。

野瀬:要我閉嘴也可以,以後你拿到的合約有一半要給我,一些大案子功勞也要歸我。

篠崎槙彌:太卑鄙了。

野瀬:不過,我雖然聽謠傳說五辻紘征是GAY,真的看到他對你的慾望真是嚇了我一跳呢。

你也是,平常裝得一本正經的,假清高,竟然發出像女人一樣淫蕩的聲音,

你自己還記得嗎?

篠崎槙彌:別說了!

野瀬:哈哈哈哈,聽好了你這個假清高的傢伙!

篠崎槙彌:放開我野瀬!

野瀬:快說“我明天了,今後我不會再反抗野瀬了。”

篠崎槙彌:放開我!放開我!

野瀬:現在你不說的話,我讓你跪下說!

篠崎槙彌:不要!你無聊不無聊啊 !

野瀬:你說什麼?!!

五辻紘征: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野瀬:什麼?啊!五辻紘征……大師……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為什麼……

五辻紘征:你——放開槙彌。槙彌……

篠崎槙彌:五辻先生……

五辻紘征:我不是說今天有事要過來讓你把資料給我嗎?

篠崎槙彌:哦,對哦。

五辻紘征:喂,你。

野瀬:是。

五辻紘征: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在這裏對同事性騷擾嗎?你膽子不小啊。

野瀬:不、不是,你誤會了。你才是!和篠崎同流合污,和他上床了才接這個工作的吧?

什麼美國矚目的歸國天才建築師?!!也只不過是個玩弄別人的色狼變態吧?!

五辻紘征:你說什麼呢?

野瀬:什麼?

五辻紘征:槙彌。

篠崎槙彌:是。

五辻紘征:你為什麼不告訴他——我們是戀人同志呢?對吧?

篠崎槙彌:戀人同志?五……不,那個紘征……

五辻紘征:我倒想問問戀人之間上床有什麼問題嗎?

野瀬:怎、怎麼會?

五辻紘征:你明白了嗎?

野瀬:明白了。我以後不會對五辻紘征大師做出不敬的事了,我不是那麼笨的人。

我不會再和篠崎有所牽扯了。這樣行了吧?

五辻紘征:這樣才對嘛,你這不是很懂事嘛。

篠崎槙彌:野瀬,等一下。

五辻紘征:對不起槙彌。

篠崎槙彌:咦?

五辻紘征:我擅自說是你的戀人,你很困擾吧?原諒我。

篠崎槙彌:沒那回事。

五辻紘征:今晚有空的話能來我家嗎?

篠崎槙彌:恩。去紘征家是第一次,今天晚上一定會有非常重要的事發生——

這樣的奇妙的預感在我心裏鼓動著。
 

TRACK13 
篠崎槙彌:哇,好漂亮。(紘征的公寓是建在VOTER FRONT上的高級住宅之一。

這間公寓的一樓是公共空間,2樓是睡覺的地方。一共3層的住宅真是非常棒的設計。)

五辻紘征:要喝點什麼嗎?

篠崎槙彌:和紘征一樣的就行了。我總覺得以前好像也也這麼談過話。

五辻紘征:啊,有說過。

篠崎槙彌:為什麼?你是什麼意思?

五辻紘征:先喝一口怎麼樣?

篠崎槙彌:啊?恩。謝謝。

五辻紘征:看這個。

篠崎槙彌:這張照片……穿晚禮服的這個人是我。

五辻紘征:啊。

篠崎槙彌:這是8年前祖父帶我到紐約時在一個舞會上的照片。旁邊這個人……是紘征啊。

五辻紘征:那個時候我剛剛大學畢業。

篠崎槙彌:和現在的印像完全不一樣呢。頭髮很短,而且還一副很認真的表情,

一點都不適合穿晚禮服。

五辻紘征:那個時候得了一個學生獎參加了舞會,不過周圍都是不認識的人,

正悶悶不樂的時候就看見了你。

篠崎槙彌:所以才過來和我說話啊。

五辻紘征:你看起來是個日本人,怎麼說呢,非常引人注目,至少對我來說。

篠崎槙彌:那個時候有一個攝影師說要給我們拍照,所以才照下的吧?

因為我不太喜歡拍照所以這件事早就忘了。

但是你知道的話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呢 ?

五辻紘征:我以為你已經忘記了。而且你看見我也沒有想起來。

篠崎槙彌:你要是告訴我,我肯定會想起來的。

五辻紘征:我一眼就迷上你了。雖然我知道舞會結束後我們將無任何關係,連我自己都非常迷惑。

篠崎槙彌:真是無法相信。

五辻紘征:我也是。像個年輕不懂事的小夥子一樣。

而且,你是篠崎的孫子,是無法告白的高嶺之花。我拼命對自己說見過一次就忘記吧。

篠崎槙彌:那為什麼要強迫我?一開始紘征好像在生我的氣,我一點也看不出來你愛我。

五辻紘征:對不起,我也在反省了。我在吃醋。

篠崎槙彌:咦?

五辻紘征:你居然和瞬好到接吻的地步……所以生氣。瞬知道我喜歡你,因為我只告訴過瞬。

那傢伙是想試探我才這樣做的。他大概是想煽動我這個束手束腳的傢伙吧。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一遇到你的事我就無法冷靜。

篠崎槙彌:所以才生氣了?

五辻紘征:而且我也不能原諒你利用瞬來說服我。一點也不知道我的純情。所以我想拋開一切……

篠崎槙彌:對不起紘征,我確實很狡猾。不過現在看來也許你強迫我或許是件好事。

五辻紘征:你這樣說我可是會誤解的哦。

篠崎槙彌:誤解?

五辻紘征:你什麼時候對我……

篠崎槙彌:大概是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點點開始喜歡的吧。

五辻紘征:你是說真的?

篠崎槙彌:恩?你覺得我在說謊嗎?

五辻紘征:槙彌……槙彌……到2樓去好嗎?

(倒在床上)

五辻紘征:有時候不放棄的話,以為不可能的事也會實現呢。

篠崎槙彌:紘征……

五辻紘征:第一次,因為你我覺得只要衷心祈禱願望就會實現。

篠崎槙彌:不……啊……恩……紘征……紘征……

五辻紘征:槙彌,叫我的名字……我會讓你成為我的戀人的。

篠崎槙彌:紘征……我喜歡你。怎麼說呢,第一次的時候我應該強烈抵抗的……

五辻紘征:那是因為槙彌,你一定在心底深處明白一定會和我發生這樣的關係。

對你來說,那裏是未知的領域,害怕、不安、無法平靜吧。

所以才會無意識地避開我吧,不是嗎?

篠崎槙彌:可能吧。不過算了……

五辻紘征:槙彌……

篠崎槙彌:進來吧,來吧,紘征……

五辻紘征:槙彌,我喜歡你。

篠崎槙彌:好熱啊,紘征。

五辻紘征:我要動了。

篠崎槙彌:兩人連在一起了?

五辻紘征:恩。槙彌……

篠崎槙彌:紘征……

五辻紘征:槙彌……槙彌……

篠崎槙彌:(腦子裏一直蹦出無數小火花,在全身被激烈地搖晃的時候,流了一滴眼淚。

8年前種下戀情的那一天,現在終於盛開了。)啊……啊……

五辻紘征:槙彌……槙彌……

篠崎槙彌:紘征……啊……

五辻紘征:槙彌……槙彌……

篠崎槙彌:(今後我們的愛之火焰也會繼續燃燒下去吧。懷著這樣的預感,

我與紘征一起跨越了最後的高點,一起飛向幸福的雲端。)

魔小編:在雙重的刺激下(感冒+坐骨神經痛)完成編輯校正…

好辛苦阿…總算不負使命阿…含淚ing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