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还是习惯从里头往外头看。

它飞进来过后就吧到窗子往外扑。跟我一样,只是表明要出去的样子。

在里头,青山不改。

从前坐在门口,一抬头就望到它在竹林上。密密麻麻的竹林,跟到铁路一直走。

现在外头都是空的,

连松节油的味道都想不起来。

窗子上的灰尘千万别擦,给我留点,要不是,啥子都没球得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