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从mountain view坐caltrain,一个50多岁的中国大妈不懂英文,问我怎么用那个自动售票机,举手之劳,我就帮她买了张票,当时也没太在意。看她背了2个布 包手上拿个脸盆,一口广东普通话,估计是广东人来美国打工的。后来虽然我告诉她N次我们要到终点站不用担心坐过,但路上她还是比较担心会错过站,于是N次 推醒我问我到没到。 后来下车后我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在SF走丢,虽然据说SF中国人很多。于是决定把她送回china town,自己也可以顺路逛逛china town。在车上随口问问她有没有中国餐馆推荐,然后她就坚持说要请我吃饭。我当时就很纳闷,怀疑是不是遇上jp了。后来下了车,她盛情难却把我带到一家 广式点心店。她可能对美国规矩还不太懂,进去后直接在一张别人正在收拾的桌子上坐下了,还招呼我快进去。我有点担心她是想蹭饭吃,于是看了眼菜单,发现价 格不是很离谱后便进去了。招待生问我几个人,我说2个,她惊讶地问我和那个大妈一起么——可以感觉得出,她们可能本来都想赶那个大妈走。后来大妈跟我扯了 些她的事,大概情况是她老公早逝,她妹妹入籍后请她到这里来,但是她不懂英文,在这里也找不到好工作,之前一些工活她觉得太累都没干下去。她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读书还行,华南理工毕业后去了新加坡,但是现在似乎重病了。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她说她想回去,美国太没有人情,大家都只认钱不认人。后来她越说越 激动,还把她在SF、在国内的地址电话,甚至她妈妈的电话都留给我了……因为我一开始不确定她到底是什么人,只说自己是来SF旅游的,她以为我是从国内一 个人过来的,还让我回去后有空给她妈妈打电话。这时候我都有点怜悯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经历让她精神有点错乱,总之不管怎么说,相遇就是一种缘分,作为邪 恶帝国的intern请一个这样的大妈一顿午饭还是没问题的。结果,最后买单时,大妈说什么都不肯让我付钱,她说她有钱,她说她一定要请好人喝茶……我不 知道这位大妈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希望不要给她带来太大负担吧……

晚上去berkeley见到了whattodo大牛,传说中04级全校 gpa第一的大牛……大牛热情地请了我晚饭,让我万分羞愧——本来想着来加州一定要带点礼物的,但是忙这忙那而且也不知道带啥好,最后就啥也没带,唉…… 大牛的化学系真的是体力民工,大牛说他一周工作90小时,看见我被雷到后说,“也没那么夸张啦,有时候85小时”……berkeley就是 berke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