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心理所蔡华俭老师博客)认知心理学和以认知为范式的心理学

 

    近来,收到好几个学生的信,说本来喜欢社会和人格心理学,却误入了认知心理学,觉得很枯燥,不知将来能不能转专业。近两年来,这样的学生我已经碰到不少,尤其是外专业考到心理学领域来读研究生的。其实很多人最初了解心理学并对心理学感兴趣, 是从弗洛伊得、荣格、心理测验、心理咨询、工业组织心理学和对自我的关注等开始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领域基本都是属于人格和社会心理学或是人格与社会的应用。以致很多人辛辛苦苦考到心理学领域来,却选择了自己并不感兴趣的领域,尽管世上没有比兴趣更好的老师。其实,这些很多都是对心理学尤其是认知心理学的误解造成的。 首先一个非常重要的误解就是:很多人把认知心理学和以认知心理学或信息加工范式为基础的心理学相互混淆。认知心理学是以信息加工的范式来研究人的很多低级或基本心理过程,比如知觉、注意、记忆等;而以认知心理学或信息加工范式为基础的心理学则包括几乎所有的心理学。因为,信息加工范式是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心理学领域认知革命以来整个心理学领域主流的思潮或范式,在某种程度上讲,当今的心理学已经被认知化了,把人脑作为信息加工的机器的范式已经成了几乎所有的心理学领域一种基本取向。不仅知觉、注意、记忆等基本心理过程采用信息加工的范式(这些领域以前也不是的),人格、社会、发展、临床、工业组织等几乎所有心理学领域都是随处可见认知或信息加工的语言,比如,角色图式,自我表征、依恋工作模型、目标激活、态度表征、社会认知、文化表征、文化启动等等。可见,认知远不等于狭义的以知觉、注意、记忆等基本过程为内容的认知心理学。狭义的认知心理学只不过是以认知或信息加工为基本视角或范式的心理学大家族的一员。

在中国,经常听到大家说认知心理学很重要。我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指认知心理学作为一种基本的研究范式的重要性,但是很多人却把它误解为研究知觉、注意等的重要性。实在看不出,研究知觉、注意、记忆等基本过程比研究自尊、自我调节、人格、依恋、应付、发展等有多少更重要。在我看来,在当下的中国,人格、社会、发展、临床等远比纯认知过程的研究要重要,因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碰到的许多问题其实都是人格、社会、发展、临床心理学研究的内容,很少是研究知觉和注意等基本过程所能回答的。 其次,一个误解是认知心理学比较科学。记得我在读本科的时候,甚至研究生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首先,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什么是科学本身的误解导致的。在我看来,科学是以某种可重复的方式探索自然和人类社会中的规律,对各种自然和社会现象进行解释,对未来进行预测。自然科学是科学,人文和社会科学也是科学,二者是相互补充的,相互促进的。中国很多人都有重文轻理的倾向,觉得物理、化学、计算机等自然科学才是科学,人文和社会科学不是或不怎么是科学。相对而言,研究纯认知的认知心理学更像自然科学,所以就觉得更科学。显然这是不对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认知心理学有很多很悬的名词,比如我们那时候的元认知、资源过滤器、以及后来的内隐记忆等等。象什么内向、外向、偏见、焦虑、抑郁等,好像人人都懂,怎么会科学呢?研究这些怎们能显得我高明呢?(或者说我怎么能唬人呢?)。看看我们的心理学报等大小刊物,充斥着一堆貌似高深的名词的文章(其实大部分是对国外同类研究的低级重复,基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基本的心理过程很少受文化影响的)。再就是目前有一个热点学科,研究心理的神经机制,称作认知神经心理学,或者脑认知。这类研究通常要用复杂的仪器,比如,ERP, fMRI等,因为用了复杂的仪器,很多人就觉得科学很多。殊不知科学的仪器并不等于科学,也不是仪器越复杂研究就越科学,从某种角度上讲,脑神经指标只是一个指标,不比反应时等很多行为指标来得高明多少。但是,很多人把认知神经给神化了。脑神经的指标能确实能揭示很多其他指标不能揭示的东西,但是其他指标也能揭示很多生理指标不能揭示的东西,二者是互补的,用什么指标有研究的问题决定,比较谁更科学谁不更科学就像是比较苹果更有营养还是梨子更有营养一样。答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但是不容否认的,人的许多心理决不是可以简单地在生理水平上来解释的。比如,就算你弄清了成瘾的脑(生理)机制,但是,是不是就意味着治疗成瘾吃药就可以呢?绝对不可能。成瘾绝对更多的是人格和社会以及临床心理要解决的问题。成瘾的人很多心理空虚,心理空虚可以通过用药来填补么?还有,就是做认知神经比较费钱,也比较容易拿钱,中国目前是一个非常向‘钱’看的社会,以致于很多人认为钱花得越多,研究水准就越高,钱拿得越多,研究水平就越高,比如中国的很多领导。 还有,就是信息不对称的误导。总体上讲,初入门的学生对心理学的理解是很有限的,如果社会以及对心理学涉足较深的人对认知心理学重要性进行不当的的宣传(这些人有时有意无意把作为心理学基本研究范式的认知心理学和以人的基本心理过程为研究对象的认知心理学混为一谈),学生是很容易被说服的。再说很多本身就是为了学位而来的,学什么并不重要,选了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即使痛苦,也是一阵子。正确的引导是很重要的,一个基本的原则应该是尊重学生的兴趣。 总之,认知心理学是重要的,但是,以认知为基本研究范式的心理学和以基本心理过程为对象的认知心理学是不完全一样的。狭义的认知是重要的,心理学的很多其他领域也是重要的。研究需要巨大热情和投入的,研究什么,兴趣是最重要的。